散文朗诵《喜欢这束康乃馨吗》

母女

作者:佚名
朗诵:芮瑄
配乐制作:杨银安
图文编辑:荔非苔
合作发布:朗诵网

喜欢这束康乃馨吗

清早,偷偷溜出家门去花店,我发誓要买最新鲜、最美丽的花送给过生日的妈妈。

当我第一个来到花店门口时,店门仍然紧闭着,我在冷清的小巷中,伫立了好一会儿,卷帘门才被一位胖胖的阿姨打开,我有意放重脚步,示意有人要买花,她果然转过头来,还没等她发问,我便把想说的话抢先说了,她的目光愣怔了一下,神情中不再有生意人的特色,只是细细的打量着我,她答应帮我挑选最美的康乃馨。

在与她的闲谈中,我得知她是一个男孩儿的母亲,难怪她看我的眼神中隐隐约约有一种失落。也许她的儿子并没有在生日里祝福过她。

捧着这束美丽的花儿敲开家门,母亲愕然了,我轻轻的将它送到母亲面前,母亲的眼里写满了欣慰与快意,毕竟这是女儿第一次郑重其事的为自己祝贺生日。母亲忘了说谢谢,激动地只顾将康乃馨插入花瓶,远观近赏的看不够。

墙上的钟嘀嗒的走着,妈妈自然是去厨房奏她那锅碗瓢盆儿交响曲,我拿着扫帚和拖布在客厅跳自己的清洁舞,不知是怎么搞的,我总忍不住要去瞟那束康乃馨。看到点点满天星衬托着的微微绽开的红色花儿……

那是个细雨纷纷的早晨,妈妈送我去上学,母女俩挤在一把大伞下,头顶的天空总是一片沉重的深蓝,那么动人,那么扣人心弦。妈妈的天空已经破了,一半儿是深蓝,一半儿是灰蒙蒙的……

“妈妈,伞打歪了”,妈妈并没有将伞举正,以后也总是这样。她的身子一半儿是干的,一半儿是湿的。

那年夏天,我左脚的韧带受伤无法行走,妈妈每天背着我上下五楼,送我上学,接我回家,没有耽误我一节课。麻醉药药效消失的那个晚上,我又哭又闹睡不着,妈妈竟握着我的手陪了一夜。

因为贪玩,我曾经撒过谎,在谎言被戳破的时候,我满不在乎,认为才这么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妈妈紧抿双唇盯着我,我分明看见她抬在半空中的手,放下了。那是妈妈第一次气得想打我,也是最后一次。

好多事儿都像这洁白的满天星,数也数不清,看也看不见妈妈的付出也是这样。我一直没有回报过,她也从来不求回报。

妈妈,其实我又何尝不想为您做点什么,分担点什么呢?以后的日子,如果我们再在风雨中同行,我会让您说,我把伞打歪了。以后的日子,在您感觉到孤单时,我会像那个晚上那样,握您的手,陪伴您到天明。

谢谢您!妈妈。

您喜欢这束康乃馨吗?

朗诵者简介

芮瑄横版看书

芮瑄,高级会计师,经济学学士,现从事财务工作,曾任上市公司财务总监、董秘、私企副总等职务,闲暇之余,喜欢阅读、朗诵、绘画,尤以诵读为最。《配乐•诗人》特邀朗诵者。

配乐制作

杨银安

杨银安
从事音乐工作50余年
原中国录音师协会会员
1999年,配乐散文作品《蝴蝶的忏悔》
获国家广电总局颁发的中国录音师协会
广播节目技术质量评比三等奖
创作、编辑、制作音乐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