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灯塔》

灯塔

作者:易文
朗诵:唐亮
音频制作:任继红

广阔无垠的大海,蔚蓝色的水面像宝石一般闪着荧光,后浪一波又一波地推动着前浪,雪白的浪花或紧或慢地击打着海边的岩石。岩石的上面,矗立着一座灯塔,洁白的塔身,红色的塔顶,塔旁的几座小屋同样是白墙红顶,在山上郁郁葱葱树木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艳丽,远远望去,像一座富有童话色彩的城堡。这就是被人们誉为美国最美丽、最上镜的灯塔——赫克塔灯塔(Heceta Head Lighthouse)。

美国俄勒冈州长长的海岸线上矗立着11座灯塔,赫克塔灯塔便是其中的一座。这些灯塔中的9座建造年代都在一百多年前,其中最古老的布兰科角灯塔(Cape Blanco Lighthouse)首次亮灯是1870年12月20日。难以计算,百余年来,这些灯塔曾为多少过往的船只指明方向、为多少手拿指南针的船员带来希望和喜悦。随着航海技术的进步,灯塔的作用被削弱,一些灯塔关闭了,像手举火把、辛劳一生的老人,燃尽了手中的火焰,可那些离不开海的“老人”却依然站立,久久地注视着大海,默默地观望着海中的过客。人们感念灯塔曾经的必不可缺,将它们保护起来,供人们参观欣赏,有的还被列入了历史名录,成为永久的记忆。

春季的一天,我和家人来到赫克塔灯塔,这座在1894年首次亮灯的塔高17米,照射距离有21海里,目前还在使用中,同时供人们免费参观。在海边,通往灯塔的路上,一片被白色栅栏围起来的院中有一座不大的两层小楼,那是灯塔守护人的住宅。因为疫情,原本可以为游客提供住宿的屋子,只对游人开放一层。大家进入房间以前,一位热心的中年女士详细地介绍灯塔,尤其是守护人的情况。一百多年前,这院子里有着两座房屋,常年住着三户人家,由于交通不便,他们要沿着海边骑马,长途跋涉,到最近的弗洛伦斯(Florence)小镇去购买必需品,有些物资还需要用船只运往这里。为方便生活,他们自己种菜、饲养家禽。设身处地想象一下,为了时时刻刻照亮别人,灯塔守护人忍受着孤独付出的艰辛,怎能不令人敬佩。

在俄勒冈埃克拉州立公园(Ecola State park),我曾站在远处眺望蒂尔穆克岩石灯塔(Tillamook Rock Lighthouse),这灯塔屹立于距离海岸1海里远的岩石上,在被狂风大浪的包围之中,看起来格外坚毅。莫说灯塔守护人的不易,就是建造过程恐怕也是难以想象的艰难。1881年,这座灯塔首次亮灯,因为维护费用过高,早于1957年停止使用。现在人们依然带着怀旧的心情来瞻仰它,仍不免发出由衷的惊叹。 科奎尔河灯塔(Coquille River Light)因位于班登(Bandon),所以也被称为班登灯塔,1896年2月29日首次被点亮,引导水手们穿过危险的移动沙洲,进入科奎尔河和班登港。这个灯塔最初是用一个多博尔喇叭作为有雾时的信号,用了好多年。由于特殊的天气条件,喇叭声会在海上消失,因此,1910年,喇叭被一个更可靠的海雾警报器取代。虽然水手们喜欢这个新信号,但许多班登居民却并不喜欢。1939年这座灯塔关闭了。我看到这座灯塔时,它已显得比较破败,但它曾经的功绩将永远被人铭记。 每一座灯塔都有着自己的故事,也都有着辉煌的一页。这也许就是不少人喜欢灯塔,不惜开车长途跋涉,沿着海岸线找寻它们踪影的原因吧。

古往今来,赞美灯塔的诗句很多,我国唐代诗人陆海写过“犹喜东南见灯塔”,宋代陆游也有“灯塔照夜望层层”的诗句。看了许多不同的灯塔后,我更加了解,为什么人们对它怀有特殊的情感,要将非常重要的事物比喻成灯塔。比如说,生命的方向是灯塔,希望是灵魂的灯塔,科技是智慧的灯塔,书籍是灯塔,爱情、友谊是灯塔,还有人将明月、清风、甚至花朵、露珠比作灯塔。如此说来,看似孤独的灯塔其实并不寂寞,除了海水岩石,还有千千万万人的心灵与它为伴。

作者简介

易文,资深媒体人,曾在安徽淮北人民广播电台、江苏报业集团任记者、编辑,现为美国犹他州《东方报》记者。

朗诵者简介

唐亮,上海市朗诵协会会员,曾经的知青、教师、广电人、文化馆人。

音频制作

任继红,安徽淮北相之韵朗诵艺术团成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