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 安德拉德 白色上的白色

我曾想,我不会重提那个夏天,那时的太阳,在光屁股的孩子和欢快的河水之间躲藏。不再疼痛的影像——笑颜、奔跑、牙齿的洁白,或者晨星在我们肉体的中心燃烧——来了,它们为这里带来如此罕见的雪,像是飘落的尘埃缓缓围着火焰坐下。坐在那里,倾听着风带来的一切。直到黑夜降临。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