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春雪随想》朗诵配乐.编辑合成:司南

《黄山春雪随想》是著名作家刘祖慈的一篇写雪散文,黄山素有”黄山归来不看岳”的美誉,在文中,通过描写下春雪的黄山,为我们展现了一座生机勃勃、风景秀丽的黄山。表达了作者对黄山的赞美之情。
黄山春雪随想 作者: 刘祖慈 守望一冬的瑞雪,在开春最初的日子里飘然而至。这是春天寄给黄山的第一张请柬,与之相伴随的是春雷的第一通迎春鼓乐。身披银氅的黄山,静静屹立于天地之间,如朵朵莲花秀出于风尘之上。扑面而来的是人字瀑两匹巨大的白练,沛然自云中跌落,喷珠溅玉,夺路而去,发出震耳的轰鸣。 而在溪畔、泉边、草丛、林间,处处已可闻及大地深处初春的絮语。这絮语,是雪花沾地的声音,是微风拂草的声音,是泉水渗滴的声音,是幽篁细吟的声音,犹如宿鸟呢喃,静谧中蕴含着春气拂拂的温馨。 我喜欢这冰雪覆盖下的黄山。我更喜欢黄山冰雪怀抱中的无限生机。 雪静静地落着,落着…… 这是特立独行绝俗至极的凄情。 这是超然尘外冷隽至极的妩媚。 这是谁家的泼墨之作呢?是渐江,是梅清,还是石涛,抑或是雪庄呢?无人能告诉我。其实,我又何需知道呢? 沿途俯拾不尽的诗情画意。哪一处不是当年江南的旧相识啊! 雪静静地落着,落着…… 虽然此刻,黄山松翠绿欲滴的针叶,杜鹃树柔韧纷披的枝条,以及叫不出名字的坚守枝头经冬未凋的花朵,仍包裹在透明的冰雪之中,好似玻璃、水晶和珊瑚;虽然此刻,树干枝桠,崖壁边缘,条条冰柱仍如寒光闪闪的利剑,倒悬空中,一派森严之相;虽然此刻,天都峰、莲花峰,仍以其横空出世、傲视苍穹的雄姿,襟冰披雪,耸立于乱雪纷飞的空中,缄默不语;但,毕竟地气已动,春风正轻轻吹来。 我喜欢这春天将至未至时的那份守候与期待。 那些令人横生奇思妙想的怪石,仿佛也脱去冬日愀然不语的凝重颜色,重获灵性;那些撑天拄地探海拏云的奇松,虽然还一身冰雪,但风中粗犷的吟哦,依然豪气干云;那些隐居于高山大壑决非凡种的黄山杜鹃,虽然枝头堆雪,尚在梦中,但她高洁的神韵,注定将出演黄山春天最后的压轴歌舞。 雪静静地落着,落着…… 不知什么时候,天竟放晴了。当我从光明顶回归北海之时,夜空澄碧如洗。一片将圆未圆之月,如同碧海青天之心,照耀于我的头顶。 初春。静夜。明月。白雪。这是何等澄澈宁静、圆融美妙的夜晚啊!这使我想起一个传说。当年,离此不远的狮子林,曾有一幅明人手书的楹联。上联是”岂有此理,说也不信”,下联是”真正妙绝,到此方知”。用这幅楹联来表明我今夜的心情,我以为再贴切不过。能有缘在这样美好的夜晚,踱步于这样圣洁的山上,这是人生难得的福份。 雪,终于完全停了。 辉煌灿烂的日出,又为春雪之后的黄山,揭天新的一天。 树间的积雪,在阳光的辉映下,细如晶亮的绒毛。山风吹来,冰雪碎落,发出环佩一般清脆明亮的声响。那最先融化的一滴水珠,悬坠枝头,犹如春天之歌最初的音符。冰壳之下,贴地的春水已汩汩流动,急于奔赴江河,赶着去会汹涌澎湃的春潮。而山间重重叠叠的瀑布,村前奔腾湍急的山溪,早已按捺不住,一路大呼大叫,越过巨石的阻拦,堂堂奔向山外。 正是:残雪尚随冰笋滴,新春已向柳梢归。望着山下寻常的农家庭院,望着村前明亮的粉墙青瓦,望着篱边如火的灼灼红梅,望着枝头摇曳的树树花蕾,黄山、黄山,让我为正在向你走来的春天大声祝福吧!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