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少女的悲惨命运 拉金《蒙骗》简析

蒙骗 (英)菲利普·拉金 阿九译“当然,我被人下了药,药得太深了,一直昏睡到第二天早上。我很恐惧地发觉,我已经被他毁了,有好几天我都无法平静下来,像个孩子一样哭着要寻死,或者被送回到姨妈那里。” 一亨利·梅休 《伦敦劳工与伦敦穷人》即便如此久远,我也能品尝出那种伤痛,它苦涩而带着粗茎,他让你如鲠在喉。太阳偶尔的投影,沿着外面的大街,那轻快而短暂的车流的担忧,新娘一般的伦敦转向离去,而无可辩驳,既高又广的天光不让这道伤疤愈合,把耻辱逐出藏身之所。漫长的一整天,你的心口大开,像一只装满刀子的抽屉。那些贫民窟,那些岁月,将你埋葬。我不敢安慰你,即使我能够。我能说什么呢,除了那苦难是真切的,但无论哪里,只要欲望主宰一切,金融指数就会疯长?因为你根本不会在乎失魂地躺在床上的你,会比他更少受欺骗,当他蹒跚爬上令人窒息的阶梯,一头闯入欲望满足的荒凉阁楼。选自《菲利普·拉金诗全集》(英)菲利普·拉金著 阿九译 河南大学出版社 2017年12月出版配图 英国拉斐尔前派画家 米莱斯 Caller Herrin’ 一个少女的悲惨命运 拉金《蒙骗》简析 文:大喜 菲利普·拉金是二十世纪英国最重要的诗人之一,拉金非常推崇英国小说家、诗人托马斯·哈代,受到哈代的影响,他的诗的主题是美和真,拉金的创作生涯,正是现代主义诗歌各个流派风起云涌的时代,拉金的写作却明显受到现实主义的的哈代的影响,199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用英语写作的诗人沃尔科特认为拉金是“写平凡的大师”,拉金的诗以平凡事物为题材,喜欢使用俚语。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拉金的《蒙骗》,拉金读梅休的《伦敦劳工和伦敦穷人》,看到一则记录,一名16岁的乡村少女到伦敦探望姨妈,被恶棍诱奸,始乱终弃,后来姑娘沦为妓女,梅休采访她的时候,她已经是一名潦倒的40多岁的妓女。前言这段话,就是这名妓女的回忆。 这首诗饱含着对底层人民遭受的痛苦的同情,开篇两行诗写得沉痛有力,但是拉金并没有沉湎于这种情绪,他的笔锋一转,把目光投向繁华的都市,在光鲜的背景板上,拉金把鲜血淋漓的伤口展现给读者看:“你的心口大开,像一只装满刀子的抽屉。”“除了那苦难是真切的,但无论哪里,只要欲望主宰一切,金融指数就会疯长?”从这两行诗里,我们甚至感觉到拉金批判的锋芒指向了整个社会制度。对现实的关切,对受到凌辱的女性的同情,拉金的这首诗致敬了他最推崇的托马斯哈代的代表作《德伯家的苔丝》。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