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朗诵《川江号子》

作者:海狼
朗诵:老虎

川江号子

一浪高过一浪的涛声 掀开宽阔的江面 一声高过一声的号子 充满我情绪的天空
只有无言的江风 依然吹送着千古的年轮 依然吹送着一种绝对的深远和忧伤 在岁月的反光中
我看见一根根绷紧的命运 勒进了活生生的血肉 在川江朝天的方向 拖着沉重的水漂和号子的悲壮
那深藏在川江的目光 在辽远的响沙中 劈开了那些坚硬的岩石, 劈开了我一千次 一万次回望的遗迹
依山而行,伴水而行 是这撼人魂魄的川江号子 壮实如猎人粗犷的牛角号 豪放如江水飞泻的雄浑
随峡风飞舞 随一双双抓取火焰的鹰爪 在水天相接的地方 躬下 朝向天空的翅膀 不能再度承受苦难的纤夫
最终爬成月光下不再回归的流苏 最终爬成这千年成梦的川江 我目睹着江水中摇晃的孤帆远影 我目睹着江岸困厄的步履
闪过的江滩 从头至尾都有嘿哧嘿哧的喘气声 直到大汗淋漓,直到腰酸背痛
只有痴望的茫茫江岸 在久远的渴盼中 凝结成一条残损的绳索 凝结成一声声放歌的川江号子 没有人 为我川江的弃儿守护
没有人 能将川江的纤夫写进历史 只有号子,只有这川江的号子 依然抵达 川江深藏的 心脏 在我灵魂的腹部
在歌声 不断长高的过程中 以歌的礼赞 血染了生命不屈的尊严 血染这 大水荡漾的 川江
谛听着一阵紧似一阵灵魂的呼唤 岁月剥蚀的江岸, 折叠起风与涛的嚎啸 远远近近的山影
纷纷飘入夕照苍黄的哀叹 从胸前流落的 是汗水还是悲戚的泪水 所有的梦幻,都枕着涛声
一半沉落于永恒的江底, 一半化作男人一声声粗壮的吆喝 在川江的上空, 喊出了一片 连天的群山
喊出了一条 血脉难解的情结 喊出了 肥肥瘦瘦的 五千年 喊出了 川妹子 无数的望眼
啊!川江号子 我不敢抬头望天, 因为天空被歌声充满!!!

艺术家简介
老虎先生 (朗诵者)

老虎先生,曾经军旅十一载。热爱生活、爱好广泛,涉猎很多:声乐(民族唱法),1997年曾获得空军院校“十佳歌手”、2001年云南省青年“十佳”歌手;喜爱朗诵,善于用声音塑造形象,在声音的世界里享受生活。酷爱书法、演讲、写作,以及音乐创作。最喜欢的一句话:越简单越幸福。

朗诵网指数:热度 [1.4万],亮度 [1605],密度 [9]
我要打分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