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天天看日落

延安,陕北,落日

作者:刘成章
朗诵:雨音

上次经过安徽,有幸听到了一段原汁原味的黄梅调,江淮之间南而不北,再往南,这些调,这些戏,细腻,有情,有神。但是陕西的秦腔,老腔,信天游,更有骨感。
今天推荐的这篇朗诵,会让你对陕北,三秦多一份别样的情怀。
“落日照红重重山,山山有草草色红。落日照红重重山,山山有石石色红。”

那天呼吸着美国太平洋港湾的清新空气,正在观看着一天也离不了的中文电视,忽然又看见我们陕北的落日了。看见陕北的落日有如我血管里通上了电流我眼里冒出了火花,而更让火花飞溅的是上面的演唱的音乐作品,居然是由我作词的信天游歌曲《圪梁梁》,歌子是由被称作声乐女王的歌星范琳琳演唱的。范琳琳唱到最后一句了:“快快来到这圪梁梁上砍上两摞摞柴,咱二人一人一摞背回来。”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那里竟含蕴着我不曾意识到的东西。那含蕴着的东西,断然不是别的任何什么,而是落日,世界上最美丽的落日,信天游萦绕着的落日。

落日在落,在落,在落。大地在应和着范琳琳的歌声。落日照红重重山,山山有草草色红。落日照红重重山,山山有石石色红。落日照红重重山,山山有人人也红。山山有如出生在这里的花木兰和蓝花花,此刻里,她们就像信天游曾经描绘过的一个女子的打扮了啊,她们悉是红袄红裤红头绳。啊,家乡的落日!那落日不断变幻着,不断变幻有如魔术师的绝世表演。千般模样。万种容颜。它照耀着也变幻着下山的牛,照耀着也变幻着下山的羊,照耀着也变幻着含情脉脉背柴下山的三哥哥和二妹妹,而牛是一片万花筒般的碎霞,羊是一片万花筒般的碎霞,三哥哥和二妹妹也是一片和另一片万花筒般的碎霞。每一片碎霞都如翻飞蝴蝶乱纷纷。

而与此景象隔着浩淼大洋的我,应是一首诞生于黄土坡洼上的信天游,应是一首曾经飘飞在陕北千山万壑间的信天游,应是一首云游在外的白了鬓发的信天游。云游途中,霜雪洒头途中,我曾被许多洋山洋水中的落日照过。音调里虽然有几分骄傲,却也难掩道不尽的苦涩和痛楚。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现在我实在想神游万里,赶着去看家乡的落日。我深知那落日的脚步是迅忽的,稍纵即逝的,到了那里,我必须用我作为信天游的全部的歌词和旋律,我必须以更强的力度,高高飞起;不要慢节奏,不要一个下滑音,不要一个休止符,不要一句低旋慢绕,而是快速地,风风火火地,来一个一连串的翻升翻升翻升,高八度的翻升,翻升到蓝天上更高更高的地方,以浑浊的潮湿的目光,追看那朴拙苍凉而艳红的家乡落日。

当我又看到家乡落日的时候,我忽然一惊,我忽然听到了母亲的声音。我忽然意识到:母亲,母亲,我的母亲我的亲娘,你就是这轮落日这轮落日。可是母亲!原谅孩儿吧原谅你的不孝之子,不孝之子晚回来一步,你已经落去了!你已经深深地埋在黄土之中,你过得好不寂寞!好不淒楚!但我看见你的光芒已把黄土烧透,你的坟头已开了一簇红艳艳的花朵。我知道母亲,我的朝思夜梦的母亲我的太阳,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重新升起来的,只是你一辈子操劳不息,你实在太累了,你现在也应该歇息歇息,在歇息中重新积攒你的光芒,然后有一天重新出现在我的眼前,照暖我的周身。母亲母亲,母亲啊!我是唱给你的一首其声哀哀的信天游,面对你,我是一首永世也唱不完的信天游啊,我将在你的坟头边飞旋飞旋飞旋飞旋,只要你不重新升起,我就声声迸血,八百年不绝。

您可能还喜欢...

2 条回复

  1. xzpgqxl说道:

    棒,太棒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