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精致的哀怨》

制作:Lotus
伴唱:Lotus
诵读:郎郎乾坤

非常喜欢《卷珠帘》里词:镌刻好每道眉间心上,画间透过思量,沾染了墨色淌,千家文泛黄,夜静谧窗纱微微亮,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相思蔓上心扉,她眷恋梨花泪,静画红妆等谁归,空留伊人徐徐憔悴,叹流水兮落花伤,谁在烟云处情深长。

如此凄美哀婉、缠绵悱恻的旋律,心立刻被这优美空灵、极尽千般相思万缕幽怨的旋律抓住,

唯美而富有古典气息、那么飘忽幽婉、那么惆怅的牵肠挂肚,恍若从寥廓的天际飘来,从缭绕的夜雾中漫来,与同样唯美的歌词那么贴切那么恰到好处地珠联璧合,由不得人不湿了眼睛。

在我印象中,似乎从不曾遇到过如此绝美凄婉、如此感染我身心的旋律,也从不曾感受到如此深婉流美的歌词。歌音里弥漫了那么多相思,那么多怨女思春、怨春、熬春、伤春直至恨春的闺怨情绪,让人听得心瑟瑟,那一刻,仿佛空气中游走了太多让人窒息的孤单寂寞,

心灵骤然被无尽的相思侵占、蔓延。

李白在《怨情》诗里说”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白居易在《长相思》里写:”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宋朝女诗人朱淑真《春怨》中有:”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这些闺怨诗词说尽了古时女子独锁空房无处诉说无法遣发的无尽幽怨。

是呵,古时交通驿马舟船,像样的路都没有,男儿戌边或进京赶考,山高水阔,何时是归程?

那时的别离,常常不是数日,也非数月,而是经年!几多生离成死别,几多小别竟成永远;

几多思妇变怨妇,几多怨妇成弃妇!《卷珠帘》旋律中能不含无尽的哀婉和幽怨吗?

这首歌那婉约、那精致、那细腻、那回肠荡气、那枝枝蔓蔓,都被歌者唱得从容淡定尽致淋漓、不动声色却行云流水感心动耳、拨人心弦拨出人泪水。此歌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够得几回?它如宣纸洇染了水墨般洇染了国画的意境,如闺怨词声声叹息弥漫了数不尽的离女凄美;又如青衣旦角唯美精致的妆容,氤氲了无尽女性的胭脂芳菲。闭眼谛听,眼前会出现陈逸飞油画中那些美到极致的古典仕女,一个个芬芳愁容于珠帘后,静静散发和漫溢那浓得化不开的闺怨……

2024年5月9日于广州清庐Lotus

艺术家简介
郎郎乾坤 (朗诵者)

郎郎乾坤(本名:郎明传),英语高级教师,英汉双语播音,多家公众平台主播,曾获市级广电局主办的播音大赛一等奖。

朗诵网指数:热度 [4.9万],亮度 [718],密度 [69]
lotus (配乐制作)

Lotus (本名贺春莲),来自于湘西苗族山寨,现供职于广州某医院的一名医务工作者,文学爱好者、音频视频制作发烧友。

朗诵网指数:热度 [4.9万],亮度 [712],密度 [70]
5/5 - (1人喜欢)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