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布达拉宫的爱情

仓央嘉措

作者:夏风颜
朗诵:澜潭

我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往何处去。
很多年了,我独坐莲花台,伴着莲花台前一池静谧无波的清水,水中红莲若隐若现。
她们偶尔绽开美丽高洁的笑颜博我一笑,更多时候沉入水中,唯有一池静如明镜的深水与天空相望。
那高远苍白的天空仿佛我没有尽头的一生,星云皆是我用寂寞缔造出来的幻境。那里面有连绵起伏的青山,有日光铺满的古城,有巍峨雄壮的金銮殿,有圣洁如雪的安宫花。
还有那些人,那些我爱过的 与爱过我的人,我的子民,他们虔诚的敬拜我。
是的,或许你已猜出,我的身份很特殊。那一世,我一切皆可抛下,唯独生命之城。它并非一座城池,是我心中的幻城。日光倾城,永远没有黑夜。

我独坐遥远的山巅,俯视众生万象。 死生皆虚妄,不过贪图一时欢乐。 享乐苦,何以欢。你或许不知放纵的快乐 便是极致的痛苦。
一幕一幕前尘往事如风雪过境,千鹤纷飞,莲花开了,人却已不再。 生命是一场风花雪月的痛,你要记得。
有人说,我是佛,有人说,我已成佛。我其实谁也不是,我只是我,一个独坐高台看云生云灭、心入尘埃的男子。
我喜欢这个称呼,男子。先是男,再是子。男,意味着我有我的归属,我是一个可偿情的凡人。子,是大地之子。我向往天空,终究要回归大地。

有人问我,你不该是佛的孩子么?错了,你们都错了。我犯了戒,于是受戒,但我不是因为佛的惩戒而甘愿受罚…………我想再回人间走一遭,如此,而已。
我不贪心,我只想渡善缘。我想用我的诚心感动佛祖,想问一问他,可否渡我百年光阴,让我看看前世,或者来生。
我信人世轮回,永坠地狱我不怕。我伸不出抚摸天空的双手,那么便让我足踏莲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回归深海或者没入尘沙,我可以微笑着告诉佛祖,当我站在他的面前,我是凡尘最美的莲花。

人生如此, 浮生如斯, 缘生缘死
谁知?谁知?
情终情始, 情真情痴,
何许?何处? 情之至。
我的前世是特别的一世,以至于让后世很多人记得,写下关于我的情诗。
那一世,我也风光过,痴情过,叛逆过……纵使相逢应不识,有人记得我,有人记得很快忘记。

他们说,我是一个不该来到凡尘的人。而那时我所想的是,倘若有来世,我想成为花,不打扰别人,不阻碍别人,凋零在土地上也不会污染了它。
我对心爱的恋人说:“我想要成为一朵花,被你亲自摘下,凋谢在你的手中。” 她却对我说:“若你是花,当你站在佛祖面前,你就是我的莲花。” 于是,我轻轻地笑起来。
世人皆爱我,我却独独寻觅最爱的一人,我以为我得到,得到之后很快又失去,心痛如麻。我也知道,我凡尘的人生是悲喜无常的一生。
我来,亦或者不该来,都是我对情缘的执著,不是惩戒。 执著是错,悲由智生, 展示愚昧,心中窃喜。

佛祖说我心中有智慧,他亲自拣选了我。我却想,我心智愚昧,只有一颗痴心,为情而痴的凡心。
我到人世来,被世人所误。我不是普渡众生的佛,我来寻我今生的情,与她谈一场风花雪月的爱,然后醉到在她的怀中,被她温柔的手轻轻抚过微闭的双眸,如清泉之水明透身心。
所以,你现在该知,也许你误读了我,也许你只以为我的爱源于对世人的悲悯。我却执著于一个镜花水月的传奇,告诉你,我与你皆凡人,你不必为我伤悲。

也许彼一世,我还会再来,也许就坐在你的身边,当你不经意抬起头时,看到我微微一笑的容颜。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 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 转水 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 与你相见。

关于作者:夏风颜,新生代畅销书作家、编剧,时尚杂志特约作者。文字温暖、美好、洒脱、坚定。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1. 说道:

    这篇是听音读的。。澜潭(听音),资深朗诵爱好者。个人公众平台:澜潭有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