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琉璃

琉璃


作者:雪小禅
朗诵:李进
专辑:雪小禅散文十二篇

琉璃,这两个字真美得凌寒奇峭。呈现出一种透明的质感。读上去,就有铺天盖地的清凉意。

读《药师琉璃光如来功德本愿经》所列药师如来第二大愿时就惊在了那里: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光明广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焰网庄严过于日月;幽冥众生,悉蒙开晓,随意所趣,作诸事业……


我的来生,可得菩提么?记得在厦门南普陀寺,是十月,桂开了,散发着浓郁的香。而那棵千年菩提,落了许多黑黑的菩提籽,如一粒粒凋零的心一般,甚是让人觉得心碎。那些秋桂,那些芬芳的小花,就在南普陀寺里争相的开着,而我长跪不起,只求佛一件事,请它答应我……

那时,我的心思是一抹琉璃色吧。清洌洌着。别有一种透明的情怀,一点点私语,说给佛听——前世,我必是你腕下错过的一朵,所以,今生,我长跪求你,以琉璃的心情——我见过那美到有些心碎的琉璃,在杨惠珊的琉璃工坊里,一个叫《大愿》的琉璃,是一个婴孩儿,却有着佛的光辉,安静的躺着,面带微笑,那静谧的微笑,一下子让我臣服了。
真干净呀。

这才明白,琉璃,之所以如此吸我引我,完全是因为自身本质——干净,是多么难得的一种品质,简到极至的东西才是最美!琉璃,细腻,精致,素朴,干净,唯美,不,不粗粝,也不家常,它的温润,带着凉意。

人,只有少时或老到不能再老才有琉璃的品相吧?少时,不知西风独自凉,爱上层楼,连轻愁都有夺目的晶莹,而老了,沉淀出岁月的渣泽,只留这素朴的心,泛出光阴里的一把旧日红,那红是透明的,也晶莹起来了。

琉璃,它不语,但是一吐字,便是舌璨莲花;琉璃,它沉静,即使端坐一隅,幽情动早,亦有那样素素的光辉——它的光辉是暗的,低的,可是,却又如此沉静得让人动心;我不求来生是琉璃,我但愿今生,能是一块素朴的琉璃,在家常世俗的日子里,散发着一点诗意和素朴的小光芒——如我在桂下,掐了一把小黄花,偷偷夹在诗书里,那诗书,经年来还散发着暗香,那种纸墨与桂的交缠,是琉璃一样的光芒,只有自已知道有多喜悦,有多喜欢,有多可心可意呀!

“唯愿来生是琉璃,握在你的手心,即使碎了,我也心甘,”月华如水的夜晚,想到这样的句子,于是燃一炉薄荷精油,袅袅氲氤中的,呆在阳台上的红沙发上,什么也不读,黑着灯,一任月光照在身上,静如琉璃……这是生活赠阅我的一本厚书,我展开时,看到自己莽撞而狂妄的少年,看到鲜衣怒马的那些旧光阴……都过去了,岁月如刀,一刀刀削减了许多鎏金繁华,我喜爱这素白白的日子,靠近了琉璃的品质,干净,清澈,风吹浮世终无言,琉璃人生,从来充满了空寂之美——不,我不嫌孤单,不,我不嫌独自眠餐独自行,我只要这世间一点点温暖,用来搭救我渴望干净似琉璃的心。

琉璃,居然一点邪气也没有。

似婴儿面,粉嫩到让人不忍看。我每每手持琉璃,都觉得如果它是成人,就是那终身遇不到爱人的绝色女子,一辈子一个人,洁身自好,内敛而张力十足,因为太过完美,所以,近不得身。

读《今生相随》,杨惠珊和张毅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两个人,华丽转身。从大导演大明星到穿了工服制造琉璃的两个人,相爱痴缠多少年,把自己的爱情修炼到琉璃——“良苑有书多附鹤,女床无树不栖鸾,”是李商隐《碧城》中的句子,用在他们的身上如此贴切。

原来,把爱情修成琉璃才是爱情的最高境界!

两个人同修炼这苍茫人生——其实我们要的,就是这么简单,不过是一份亮烈无悔的承担。天地浩然,只要有他,但觉得无所惧了,而修成琉璃一样的爱情,不过是一个真正懂得我们并肯和我们今生相随的人。在苍绿岁月里,和那个人偎依、取暖——在冬天的第一场雪飘来的时候,能安静的坐在一起,听到雪落在屋顶上,清脆而绵长。谁会忘记那落雪的声音呢?其实,到此时,早已经爱似琉璃了,能和自己最爱的人一起听雪超尘,看那一场没有预料的雪漫天飞舞,心里想的只有他,只有她!不是爱似琉璃,还是什么呢?

愿我今生,是琉璃吧!素朴安然干净,白雪纷飞因何起,全凭真心在玉壶。这样一想,心里如此温暖清澈,站在窗前,看着这一场晚雪,眼泪居然快要逼仄出来了,那眼泪,如果落到心里,是不是,也似这清凉透明干净的琉璃呢?是不是呢?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