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琥珀

琥珀

作者:雪小禅
朗诵:李进
专辑:雪小禅散文十二篇

“琥珀”这两个字,有固定的美意。在写到这两个字时,我有些许的心酸和难过。仿佛什么被凝固住了——哦,是时间吗?是的。被刹那间定格在了那一瞬。

只有一种叫贝母和松树的树才会流下黏稠的泪滴——我宁愿叫它们泪滴,如果恰巧有一只蝉在下面,它们的泪滴滴到它振翅欲飞的样子,那么,就是这个样子了。永远是这个样子了——仿佛永远活着。可是,却是永远的死了。那黄金一样的棺木,固定住了它刹那的样子。

据说,只有有病的植物才会分泌树脂,而健康的树,并不流眼泪——难过的人才会流眼泪,狂喜的人才会流眼泪,平凡烟火生活,哪里会有眼泪呢?有些病态的、神经质的人,把自己的时光固定在了一段里,永远不老去……这也是琥珀。
那琥珀,闪动着灵润的光泽,刹那间的刹那,凝固了。这一刻,我正爱你,那么,时光啊,把我凝固成现在的样子,哪怕丑陋,或者不堪,都不要紧,只要凝固成现在的样子。

时间的骨骼,多么美。它凝固的本身,带来完好无损的保护。因为这种特殊的贮藏方式,一朵花可以永远开放,而一只飞虫,可以永远飞翔。那只琥珀中的蝴蝶啊,你的美丽也将永远绽放了,为了你心爱的另一只蝴蝶。多美呀,亲爱的琥珀。

那松脂温柔的香,那进入了全部缝隙的时间,那瞬间被浇铸的快乐——是死亡与生的交替。时间的汁液可以把我浇铸吗?

我宁愿成为最华美的一粒琥珀。我期待一场隆重的浇铸,刹那间,可以凝固住时间和我的过去与未来。

未来的,就到此吧——这就是我看到的未来了!老年的她抽着烟,眼中迷茫,但坚定。她说:“这就是我年轻的时候看到的未来了,就是这样了。”

心早就凝固成琥珀的样子。她热切地回忆着过去——那白手帕一样的回忆,闪烁着丝绸一样的光辉,我喜欢那光辉,暗淡而过时,当人开始怀念时,其实已经老了。姜似的辣,自己却并不知晓。

她说,你一定要以琥珀为主人公写一篇小说。

我试图。但这试图是危险的,是逼仄的。要什么样的人才会配得上这如此心碎的名字呢?被凝固住的名字,都死了。被凝固住的时间呢?一点一滴,都在刹那间定格了。
黄金棺里,我们看到的是绝世倾城的美。却不知,在死的刹那,它是否还惦记那一场场风雨的颤粟呢?

《诗经》里说,“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但时空被光阴打磨成沙子眼似的一块破布,残风漏过,多少放弃、多少负心、多少寡义……都有可能。你相信人性有多么坚定,就应该相信它有多么脆弱。我们含泪吟诵梁祝,是因为他们早早为爱情死去,成为爱情琥珀中的标本。

而能看着一个人风烛残年,老年斑渐生,牙齿掉光,身体佝偻……这需要足够的勇气。我最终赞叹的,是和光阴做伴的痴心爱人,能这样走到终点的,即使产生过无数细小的摩擦,又有何妨?这才是真正的琥珀吧——光阴的琥珀中,一对长满了老年斑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呆呆地在阳光下发愣。相依相偎,不离不弃。

那是真正的琥珀,与时光一同老去,那岁月的松汁滴下来,两个人含笑面对——老了,或许不美了,却真正熬成了银碗里盛雪的琥珀,他是银碗,她是雪。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