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一转身,一辈子》

转身

作者:装聋做哑
朗诵:空谷幽兰

⼈最⼼疼的事情,莫过于以为只是暂别,轻轻的送别,笑着说再见,却永远无机会再见⾯。暂别成了永别。脑海中残留的只有她转身离去的背影,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永远没有机会再说。

读研那几年,因为时间太闲,喜欢上了yy,记得⽼是爱看一个弹吉他唱歌的女孩。每天听她唠叨,诸如:今天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我最喜欢喝这种牛奶了,今天大街上看到⼀个男生很帅,我好心动等等。整整三年,她习惯了倾诉,我习惯了倾听。我没有要过她的微信,短暂的客套也只是她给我的一个邮箱,突然有一天看不到她的直播了,后来听说她嫁人了,找了个富⼆代。大概又了半年的时间,还是忍不住给她打了几个字,只想问她过的好吗?但是信息发出去没有成功,原来她把邮箱删除了,从此她消失在了茫茫人海。我不认识她,或许她也不认识我,我们只是熟悉的陌生⼈。

读⼤⼆那年,我认识了⼀个桂林⼥孩,相处了两年半,我们一起看电影,⼀起吃雪糕。有一次过路口,一辆出租车⻜快的驶来,她拉了我一把,我笑了,她也笑了。礼拜六的下午我们总爱手拉手的坐在人民广场,两年半的相处中,我没有欺负过她,虽然有太多的机会,虽然有太多次的冲动。她说她喜欢我,后来她去了澳⼤大利亚,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再后来我查遍了所有的字典,总也找不出喜欢与爱的关系。

有朋友骂我没男人样,你俩都有微信联系她呀!我苦涩的笑了笑。我想她不联系我肯定是有她的理由吧,她没删我的微信大概是不忍吧,我更不想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有人问我,哑哥,爱是什么?我说,爱是你⼼里最柔软的地方,轻轻的触碰便会心疼许久,那世界上什么最幸福?我说,你等着的那个人也在等你,你每天想着的那个⼈也在想你。

我有一⼤大学同学,男的,富二代。他是全校唯⼀一个开着宝马车来上学的学生,听说他父亲是陕北神木的⼀个煤老板。毕业的时候他约我到他家玩,我抱他说,太远,有机会一定去。第⼆年春天他打电话来说,他准备结婚了,日子都定好了,让我一定参加他的婚礼,⼤概过了⼀个月,另一个同学打电话来说,他死了,脑溢血。我和几个同学赶到他家的时候,看到他妈泣不成声的样⼦,再也找不到一句安慰的话,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大家散去后,我对着他的遗体,想说太多的话,却不如何说起。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有了更深的理解,原来我不怕⽗母先我离开,我最怕哪一天我先离开他们。

我妈的胃癌整整治疗了三年,突然离开的那天深夜,我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像抱着个孩子。母亲骨瘦如柴,只有几十斤重,着实可怜。我没有哭,很平静。突然感觉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我⼀直再想,我们拼命的工作,拼命的挣钱,买车换房娶漂亮媳妇。何尝想起给他们买双鞋子,赡养父母并不是要求我们把钱交到旅行社,而是要求我们参与他们的生活,陪伴他们的衰老。每次打电话父母给我们说家里⼀一切都好的时候,他们真的好吗?每个⽗父母从不会缺席儿⼥的成长,我们更不应该缺席他们的衰老。

人总要学会告别,虽然不舍,却也值得。告别是最好的解脱,告别才是彼此最大的幸福。

很多的时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还是那句话,想见时,要心存感激,像第一次,离别时,要好好告别,像最后一次……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