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奶奶窗前的树》

奶奶窗前的树

作者:瀚文
朗诵:瀚文
音效设计:杨银安
图文编辑:荔非苔
合作发布:《朗诵网》

立体声制作

奶奶已经离开我两年了,可是我却觉得好像过了很久很久……

我的工作性质说起来很自由,但工作的时候却又没法抽开身。记得两年前的一天,我在工作的时候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很少在下午和我联系,出于职业习惯,我挂掉了。可是电话依然没完没了的继续响着,我似乎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即便心里很着急,但还是挂掉了。在客户休息的过程中我匆匆来到外面拨了回去,妈妈她像是极力的控制,稳定着情绪的和我说:“你能现在回来吗?奶奶可能不行了…… ”。那一瞬间仿佛身上的血都被抽空了…… 我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我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只是知道我稍后还安排了一个客户要见,明早还有一份工作 …… 但此刻我只是想尽快回去,哪怕是最后看奶奶一眼 …… 挂了电话后我努力隐藏着情绪回去接着与客户沟通。结束后便立即把电话打了回去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妈妈听起来像是很平静的说:“奶奶走了,你爸让你先把明天的工作做完了再回来”。

我不知道那一下午和第二天是怎么撑过来的……

和很多人一样,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幼儿园的时候我在奶奶家,小学放学的时候我在奶奶家,初中、高中午饭的时候我在奶奶家,大学假期的时候我还是在奶奶家。

爷爷是个安静的老头儿,似乎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就要跟他很大声的说话。

而奶奶,据说她年轻时生在海边儿,扎个猛子,一口气就能游过好几艘渔船。但我了解的奶奶是个一看见我这个大孙子就笑的合不拢嘴的老太太,但更多时候会对爸爸他们摆出严肃脸 …… 对比的非常明显。我记得我写过这样一句话“在一个什么都舍不得扔掉的家里,总会有个老太太莫名其妙的对着老头儿发火,说够之后又会陷入沉默,然后对视着哈哈大笑。”说的就是记忆里我爷爷奶奶的相处方式和奶奶的性格……

他们住在一个大连很普通的老式楼房,邻居们都很熟;那是一个光是下楼一趟,打招呼就得十多分钟的年代;那是一个和邻居家的小孩在楼道里一玩儿就能玩儿一下午的童年。

说起玩儿啊,还是喜欢自己一个人猫在奶奶家的阳台,把我所有的小玩具摆在地上列成军队,把它们分成好人和坏人的阵营,即便这些玩具都是恐龙大象和辛巴……这个时候奶奶会在屋里听收音机,爷爷会出去打扑克。玩了一会总会想起妈妈的叮嘱,“用眼睛时间长了要多看看窗外,越远越好。”于是就会爬起来踮着脚看向窗外,天上总有不知道谁家养的鸽子来来回回的飞,正对着窗户的楼下花坛里长着一颗很高很高的树,奶奶家住在五楼,它好像就在我的眼前似的……夏天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冬天时枯枝挂着白雪,光是看见它就知道终于又 要过年了。但无论什么季节,树上总会有很多鸟,叽叽喳喳的叫着,但从来没人觉得它们很吵,有时受了惊吓还会一瞬间全部飞走……这棵树啊陪伴了我一整个童年,直到后来爷爷奶奶搬到另一个房子,可这棵树至今都还很清晰地留在我的脑海中。

有一天,像往常一样的从阳台望向窗外时,发现那棵树不再清晰,甚至有些模糊了。后来一检查,才知道原来我开始近视了……突然之间我好像明白了,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些东西,树木由绿变黄,越长越高,我也好像长大了,明白了很多很多事,甚至也开始害怕失去了……

上大学的时候,我来到了沈阳,再也不能每天到奶奶家吃饭。但是为了看看他们,一个月少说也得回家两次。即便这样,我们家里人的情感似乎从来也也不习惯用电话来表达。回到家,奶奶还是会给我炸上几根香肠儿,一盘子鸡腿儿,蒸一大碗鸡蛋糕儿,还有已经塞得不能再实的大米饭,然后喜滋滋的坐在床沿看着我,自己却一口也不吃,好像我吃饱了,她就饱了似的,即便我已经撑得吃不下去了,她也从没认为我真的饱了……这一点我的哥哥姐姐都很嫉妒,虽然他们嘴上没说,但我心里知道,谁让我是弟弟呢……后来,这份爱却被“豆豆”分走了一大半……我不在爷爷奶奶身边的时候,我爸妈也跟送孩子似的每天上班前把这个小东西送过去陪他们,有时下了班,奶奶还会不舍得它被妈妈接走,就“编”各种理由让它留下……有了“豆豆”,似乎这老两口的情感也有了寄托,回想起这一点来……还真的要谢谢它。

如今,我在沈阳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爱的人,有了还算不错的生活,有了每天和妈妈视频,每逢节日给家里的亲人寄点心意的习惯……但这一整年我却只回了一次家……看看时间,马上要过年了,自从爷爷奶奶不在了之后, “年”都是在大大,大妈家过的,今年我也想早点儿回家去,看看家乡的变化,看看家里人,看看奶奶窗前的那棵树……

作者/朗诵者:瀚文

瀚文

音效设计:杨银安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