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潘素传奇》

潘素

作者:佚名
朗诵:李进

1935年,上海的天香阁,有一个艳名高帜、红中透紫的妓女,名叫潘妃。

她体态丰盈,面孔白皙,双眸乌黑,开阔而优雅的额头,腮边的笑靥,生出许多妩媚。

她原本出身书香门第,能写能画,又弹的一手好琵琶,开口就是酥到骨子里的吴侬软语。

这朵摇曳在上海滩灯红酒绿欢场上的女人花,长袖善舞,艳名四扬,是当时很多军阀、黑帮大佬争相独占的花魁头牌。

当时风尘女子一直被视为勾栏低贱物,来往的粗人数不胜数。她一介弱柳之姿,命途多舛,跟过军阀,做过爱妾,只盼着找到一位良人可堪托付,逃离风月场所。

潘妃乃“艺名”,原名潘白琴,字慧素,后因画作落款“潘素”为后人熟知。1915年出生苏州的潘素,原本是前清著名状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代。

不过其父潘智合是个纨绔子弟,逐渐将家产挥霍一空。幸而其母沈桂香出身名门,为潘素聘请名师,习得女红、音律、绘画。

然而好景不长,母亲病逝后,年仅13岁的潘素被继母卖到上海妓院,沦落风尘。

在那个混沌的时代,姿韵风流、胸怀奇才的潘妃,凭一双素手,劈开了红尘。

这一年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按例来沪查账,上海工作人员见来人是老板的公子,自然好吃好喝款待,还盛情邀请领导去有名的花花世界“放松放松”。

张伯驹有三房妻妾,十五岁便遵从家族安排娶妻成亲,因原配李氏不能生养,就又娶了两房夫人.

家世显赫的张伯驹,衣食无虞,醉心于自己的诗词爱好,也在父亲张镇芳创办的盐业银行但任总稽核,每年到上海分行查两次账走走过场。

于是,烟花柳巷,张伯驹遇见了潘素,一眼终身!

张伯驹惊叹潘素为天女下凡,一曲幽幽琵琶后,张伯驹为潘素提笔写下一副对联:

潘步掌中轻,十步香尘生罗袜;
妃弹塞上曲,千秋胡语入琵琶。

用掌中作舞的飞燕、千里和亲的明君、步步莲花的潘妃、罗袜香尘的洛神四大佳人来赞誉眼前的红颜,这位大才子活了30余载,轰然情窦初开。

这一年,张伯驹37岁,潘素20岁。纤纤素手,一曲琵琶语,哀哀切切诉不尽半生惆怅。千言万语不多说,潘素知道,自己过往的那些坎坷,只是为了遇到这个男人。
“留秋碧传奇,求凰一曲,最堪怜还愿,为鹣鲽不羡作神仙。”相比其他才子恨不能将爱洒满人间,张伯驹写就的诗词中,有关情的篇章只给了这一个女子,就是潘素。

所以后人对“民国四公子”有如下定论:选老公选张伯驹,找情人找袁克文,觅知己选张学良,做朋友溥侗当仁不让!

按说,一个妻妾成群的男人,一个欢场卖笑的女子,都不是爱情的一流人选,可就是这两位二流的人,谱写了一章一流的爱情传奇!

1937年,张伯驹与潘素正式结婚。此后,张伯驹陆陆续续遣散安置另外三位女子,只与潘素琴瑟和鸣。

张伯驹自比明末四公子之一“冒辟疆”,所以自然要把潘素培养为董小宛,于是请了当时的各位名士,教授潘素古文、山水画。

潘素自幼有过学画的底子,21岁重拾画笔,人生揭开新的一幕,纸墨笔砚五彩颜料蜂拥而至,将过去的胭脂旧色彻底覆盖。

在张伯驹的全力培养下,潘素潜心观摩其珍藏的书画真迹,悉心钻研隋唐两宋工笔重彩画法,婚后夫唱妇随走遍名山胜水,终成为著名的青绿山水画家。

张伯驹被划为“右派”后,一度家徒四壁、拮据度日,潘素无怨无悔支持丈夫收藏古画,粗茶淡饭却也举案齐眉。

贫贱富贵皆不离不弃,白头到老依然恩爱如初,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张伯驹临终立下遗嘱,所藏二十余幅稀世名迹“全部留给慧素,其余人不得有议”。

月下共赏之人已去,粗食布衣也活得够味,潘素要这些又有何用?

但是丈夫毕生心血,就为延留这些国之瑰宝,于是潘素将此悉数无偿捐给国家,其中陆机的《平复帖》、展子虔的《游春图》、杜牧的《张好好诗》、范仲淹的《道服赞》、黄庭坚的《草书卷》、李白的《上阳台帖》等古代书画极品都是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

而这位“民国女公子”静心作画,了度余生。一生一人,不怕前路苦,不惧后世孤。

1992年4月,潘素故于北京,终年77岁。

民国女子的出现是对传统中华女子的颠覆,她们既能吟诗作对 ,又能聆唱西洋弥音,既追求小情浪漫,又对祖国一腔赤诚。

虽然岁月过了就真的过了,而她们留给我们的那个浮华社会的模糊印象,是永远都忘不了的旖旎身影。

这就是民国特有的传奇,这,就是潘素的传奇。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