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留白,中国写意的最高境界》

留白

作者:佚名
朗诵:李进

黑为墨,白为纸,
三笔两画,神韵皆出,
这就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留白。

留白,是书画创作中,
为使整个作品更加协调精美,
而有意留下相应的空白,
留有让人想像的空间。
水墨留白,虚实相生,
惜墨如金,计白当黑。
寥寥数笔丹青,
于方寸之地勾勒天地,
于无画处凝眸成妙境。

画家的神来之笔,
往往是那最能引人想象的留白。
一幅画的留白,
可以看出主人胸中的丘壑,
也可以看出作品境界的高下。

观齐白石的虾,
便能感受到水的清澈。

赏徐悲鸿的马,
便能体味到风的速度。

再看南宋马远的《寒江独钓图》,
一只小舟,一个垂钓的渔翁,
却让人感到烟波浩渺,满幅皆水。

吴作人的《池趣图》,
河水涟漪、清澈见底之态尽在其中,
三尾金鱼畅游水中,惟妙惟肖。

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
一纸之上,轻重浓淡,疏密有致,
于黑白辉映间顿生美感。

无,即是有,
空,即是色 。
留白不空,留白不白,
以无胜有,以少胜多。
这就是留白的真正意境所在。

中国风景的摄影图,
素色的背景,大面积的留白,
浓淡得宜,令人回味无穷。
让人仿佛处于无限的空间中。

在传统的中式建筑中,
偌大空间里的留白,
与古典韵味的家具,
在虚与实的对比中,
达至一种空灵深远的意境。

插花中,一枝一叶,
处处应运而生,错落有致,
有着中国画留白和线描之趣味,
意境呼之欲出,点缀了整个房间。

舞者,在虚实相生的舞台中,
灌以一种动静结合的气韵,
营造出整个舞蹈作品的灵动,
使整个舞台干净漂亮,妙趣横生。

服装上,留下适当的空白,
便给人以无尽的绮思遐想,
裙子上晕染开的留白意境,
让走路也变得灵动飘逸。

在青花瓷上,绘以图案,
青花与留白处对比强烈,
通体以极大的留白空间,
来映衬青花,自然灵动。

留白,极致的静,
空旷,无言的美,
那一点白,留得恰到好处,
令人无比神往,翩翩遐思。

留白,是一种天马行空的游弋;
留白,是一种鲲鹏展翅的淋漓;
留白,是一种空谷幽兰的禅心;
留白,是一种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至高境界。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