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朗诵《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写给“八一勋章”获得者韦昌进

作者:王迩宾
朗诵:李进

一、纪念碑前的守望

风在试音
风中 有军号声 有子弹的嘶吼
有党旗前的誓言
有山崩和地裂的咆哮
有战友们的呼喊
那一刻 天空被弹片削红
削出了血……

他轻轻的走向“张延景”
静静的陪着“张泽群” ……
心里却大声呼唤着那些英雄的名字
碑站着 岁月站着
大地不再摇晃
肩章上的夕照
把一个军礼
送给了整个陵园

记不清来这里多少次了
每一次来 他都要躬身拂去碑上的
落叶 或小心翼翼擦去
碑上的灰尘
以熟悉的抚摸
将隔世诉说

数十年前 七天七夜
他也曾在黑暗中不知所去的路上
寻找着战友
那时双眼被纱布蒙着
战友在云霄间
在匍匐的峰峦上
在纷飞的弹片下和松手的
那一刻
在与敌人同归于尽的
手榴弹的爆炸声中
……
是母亲滴哒滴哒的泪声
告诉他
他活过来了

从此 他成了一株
经常站在那儿默默守候的树
用年轮记录悲伤
承诺着他们曾约好了的
谁也不能背信的
相互的看望

从此 他要替他们活着
替石碑上
望着他的那些名字活着
替台历上一个一个逝去了很久的日子活着
也为身上的伤痕
和永远不再留下伤痕的人们活着

临走时 他把一瓶酒洒在了地上
这时 风的号声吹起来了
数十年来
这种出征的号声
总是这样
在他耳边响起

二、六号哨位

那天深夜
受伤的于九革 康庆忠 用目光
用鲜血
与韦昌进等战友们
完成了六号哨位
最神圣的交接

穿行在堑壕间的弹片
飞裂的山石
烧尽了的藤蔓
火药味弥漫的溶洞……
——这就是韦昌进从星星的弹孔里
流淌出的血红的黎明中
看到的哨位上的一幕

炮弹 照明弹
像惊飞的过境的
候鸟 不时地低掠而来
用轰鸣呼唤
他忽然觉得 此时
一名战士的隐忍和沉默
可以像这大山一样幽深
在溶洞里 他俯卧着
像埋伏在弓弦之上
随时准备着
尽到自己的
军人的本分 为了祖国
他已经准备好了
一百次一千次的牺牲

突然 溶洞摇晃起来
天空碎裂
火光在他的冲锋枪口上闪烁
那一刻 他再一次
想到了祖国 这个母亲般的
词语 正像他后来的回忆
“当时 在前线
每一个战士心中
都有一面五星红旗”
……

他冲出去了 他听到了
忍无可忍的冲锋枪
发出的呐喊 以及
正义 英勇随着手榴弹一起
投向敌群的怒吼
六号哨位 像一座火山
轰然将怒火爆发了出来

炮火 让敌人停止了盲目的奔窜
如一排排昆虫 他们爬在地上
一批又一批地
往阵地前聚集
子弹咬碎了堑壕
他头上的钢盔“咚咚”作响

这是意志和钢铁的交锋
战友们一个个倒下了
断石上 滴落着
花朵似的鲜血
已没有了退路
这个位置 这个岩石里埋藏着铁
埋藏着铮铮铁骨的位置
必须死守

这时一股强大的气浪
将他推到在地
乱石飞扬中
他站起来 仿佛屹立在群山之巅
他又抡起爆破筒
投向敌人……

三、血染的风采

敌人的八次反扑
都被打退了
这时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
锲进了锁骨
跟着弹片而来的
是左臂又被击中的疼痛
他沿着自己流下的血迹
在堑壕里 呼唤着战友
……
五个人 此刻就是狼牙山上的
五壮士啊 历史虽已远去
但勇士们的精神就在山上

呛鼻的硝烟中
他听到了一声炮弹的回音
一个黑影向面部飞来
他抬手挡去
手里握住的是一个流血的肉团
剧痛让他意识到 这是自己的
眼球 他迅速把眼球
又塞进了眼眶
那一刻 星云飞舞
仿佛天都是红的了

“昌进 危险 快进掩体!”
苗挺龙的喊声
像他手中打红了枪筒的
机枪一样
急促而又响亮

随即 一群炮弹倾泻下来
像爆炸后的矿难
吴冬梅被埋在了岩石下面
他和苗挺龙仿佛跌进了深渊
昏倒在溶洞里
弹片穿透了他的肋骨
(同他身上的其他弹片一起
永远地嵌入了他的回忆中
再也没有取出)

阵地上就剩下
他和苗挺龙两个
生命垂危的战友了
火光 锲进了溶洞
仿佛要把洞口打开
告诉他们
敌人又上来了

四、向我开炮!

晕眩中 似乎
吴冬梅还在为他
包扎 止血 喂水……
耳边 有声音回响
像离家前父母的叮咛
妹妹的嘱咐
和出征前的誓言

意识慢慢醒来
他摇晃着苗挺龙
苗廷龙睁开了眼睛
但已经双目失明
他又对着洞口
呼唤着吴冬梅的名字
洞外 只有硝烟
在高空 在云端
书写着遗言

他流泪了 他答应过胜利后
陪吴冬梅一起照几张像
给吴冬梅病危的母亲寄去
他的母亲还在等待着
儿子的照片

溶洞在倾斜
伤口在流血
他知道死亡正在临近
但他只有一个信念
守住阵地
与阵地同在

他爬向洞口
将十几枚血染的手榴弹
捆在一起
把拉环攥紧
等待着洞口被打开的那一瞬间
他要让大地听到
让祖国母亲听到
她的儿子最后的心声

他看到 溶洞外
敌人蠕动如蛇
枪口吐着火舌
正慢慢地向洞口围拢

万分危急中
他摸到了摔落的报话机
找到了上级的频道
他大声疾呼起来
我是六号哨位
敌人上来了
请立即向我开炮
向我开炮!
呼叫声 让敌人疯狂了
四零炮弹纷纷落在洞口的石头上
要把溶洞吞噬

不要管我
为了胜利
向我开炮
向我开炮!

很快 整个阵地是一片火海
高高的火焰在为之欢呼鼓掌
那一刻 他的赤诚 他的信仰
璀璨成了漫天的火光
敌人退了
炮火退潮
战友们上来了

他和战友拥抱在了一起
斑斑血迹在流泪
点点泪痕仿佛在流血
奄奄一息的他对李书水说
不用管我
苗廷龙伤的重
先救他!

两个小时后
他离开了这片炮弹累累的阵地
在山坡的一角
在这片被如雨般的炮弹
灌溉的阵地
他看到了被烟雾笼罩着的五朵小花
一朵 两朵 三朵……
它们都顽强地盛开着
坚守着一座高山的美丽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