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武汉疫情诗歌之《致敬武汉人民》

作者:刘汉俊
朗诵:谢东升、杨建、鄢萍、何广林、路羽、李宏伟、周锦堂、曾建斌、樊昕

作品背景

湖北朗协的各位会长在各自的家里用手机录下了这篇《致敬武汉人民》,用朗诵的声音向武汉人民致敬!
虽然道路被阻隔,彼此不能相见,但只要我们的心紧紧相连,相信一切终会烟消云散……
加油,武汉!湖北朗协和大家在一起风雨同舟、共克时艰!

谢东升:
在那个清晨醒来,
我看到你惊恐的目光,
你不知道病在哪里,
毒是什么,祸从何出,
你正准备欢天喜地过年,
准备装扮自己的城市自己的家,
迎接各地稀客八方来宾。

路羽:
对那个还不太念得清爽的病毒名字,
你只会用“嚇倒了”来形容,
不爱夸张的武汉人,
以为是“冇得么事”的感冒。
照样维持这个九省通衢的畅达,
照样扮靓这个白云黄鹤的容颜,
照样等公交等地铁等轮渡
靠勤劳的双手去挣一份
属于自己的薪酬,
照样挤商场挤码头
挤步行街挤菜市场,
想让自己过一个好年
享受生活的阳光。

周锦堂:
当一家家医院发现了异常,
当一个个朋友同事街坊邻居亲人,
被隔离被抬进医院,甚至有人死去,
武昌意识到了什么叫“莫嚇我”,
汉阳知道了什么叫“你嚇我”,
青山感受到了什么叫“蛮嚇人”,
而汉口则尝到了什么叫“嚇得怕”。

鄢萍:
请原谅武汉,
他们当初真的是
木了懵了、“嚇苕了”,
没有不怕死的,只有不晓得死的。
未知永远多于已知,险情总是
逐步感知,
在猝不及防的病毒面前,
武汉人首先是受害者,
是需要同情的弱者,
他们是我们的父老长辈,
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那里的长江、汉水流进了我们的血脉
滋养过我们的心灵。

杨建:
此刻的武汉,需要的是怀抱,
可以有家人式的责怨,
但不要有唾沫甚至拳脚
他们不想传染谁祸害谁,
当初的他们只是本能的逃离者,
当知道自己有可能成为传染源、
传播者,
他们选择了停下脚步,
把自己封闭在一座城里,
就像垂危的绝症患者
把自己锁在
没有光亮没有呼吸的黑屋,
没有理由,不留后路!

李宏伟:
此刻的武汉人,
不知道这个年怎么过,
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他们也思念远方的儿女,
想念远方的家,
向往自由的天空多彩的世界
……

何广林:
他们此刻只能有一个想法:
不打扰别人。
当浏览一个个关切的关爱的关心的
短信的时候,
他们心存感激、感念、感恩;
当看到一条条
搞笑的调侃的揶揄的嘲讽的恶搞的
责怪的甚至是谩骂的视频的时候,
他们只能带泪地微笑,
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曾建斌:
武汉人不怕面对困难与凶险,
怕的是没有理解与同情。
武汉人不怕做出割舍与牺牲,
怕的是没有光亮与温度。
为了全国的安宁与祥和,
武汉选择了悲壮!

樊昕:
相信,
悲壮不会悲惨,更不是悲剧,
人民,将记住你们的伟大,
人类,将载入你们的崇高!
有一座城市,叫众志成城,
有一批战士,叫白衣战士,
有一种精神,叫科学精神,
有一颗信心,叫万众一心。

谢东升:
当中南海的关切传导到武汉三镇,
当全国各地的力量汇聚到长江两岸,
相信武汉

路羽:
相信武汉

周锦堂:
相信武汉

鄢萍:
相信武汉

杨建:
相信中国

李宏伟:
相信中国

何广林:
相信中国

樊昕:
相信中国

曾建斌:
一个描伤口如花朵的国度,
一个抬泪眼望远方的民族,
不会被打败。

谢东升:
让我们在这寒冷的冬季,
伸出温暖的援手——
挺住,武汉!
挺住,武汉!
加油,中国人民!
加油,中国人民!
奋起,我不倒的中国!
奋起,我不倒的中国!

朗诵者简介

谢东升:
湖北省朗诵艺术家协会会长、湖北广播电视台播音指导。

杨建:
湖北省朗诵艺术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国家一级演员

鄢萍:
湖北省朗诵艺术家协会副会长、武汉广播电视台主持人

何广林:
湖北省朗诵艺术家协会副会长、湖北广播电视台播音指导

路羽:
湖北省朗诵艺术家协会副会长、国家一级演员

李宏伟:
湖北省朗诵艺术家协会副会长、襄阳广播电视台播主委主任

周锦堂:
湖北省朗诵艺术家协会副会长,国家一级演员

曾建斌:
湖北省朗诵艺术家协会监事长、武汉广播电视台播音指导

樊昕:
湖北省朗诵艺术家,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1. 添香并立说道:

    我怎么听也听不出诗来?叫“文章”更有说服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