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集《优美的爱情散文》第八章 《 手术刀划过的爱情》

手术

作者:艾新龙
朗诵:伟大的战士

临上手术台之前,病友们还说,不行,你就改成全麻吧!我心想,哪有新媳妇上了花轿换丈夫的。脚下像踩着棉花包走向了手术室。躺在手术台上,护士们说,为了手术顺利,我们将要对你约束一下。说“约束”好听一点,其实是捆绑,但和绑犯人又不一样,用的是宽带子,不让四肢动而已。固定了四肢,心里到坦然一些,不像昨晚肉跳,半夜心惊,在准备室里腿筛糠,像一只要下汤锅惊恐不已的兔子。上次全麻,一周都不敢吃东西,头发刷刷掉,这次坚决要求局麻,咬牙坚持两小时,会减轻术后的痛苦。可这精神恐惧猛于全麻也。

护士蒙上了我的眼睛,医生操起了手术刀说,你要分散注意力,去想一种最伟大的力量,比如说爱。谈爱是咱的擅长,因咱姓的是“艾”。那年,小儿子才五六岁,把无名指肚挤半儿了,鲜血直流,到医院缝合,妈妈直哭,小儿子说,妈,你别哭,不疼,不信,我给你乐一个看。说着就龇着小牙挤出一脸笑容来。从此,我更爱我的小儿子。刚才只听得“刺拉”一声,原来刀口已经切开了,真没疼。手术前,妻子直劲来电话,什么时间做?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别害怕,做完就好了。别看话语絮絮叨叨,时时刻刻充满了惦念,一种爱的暖流溢满心间。医生在小心翼翼地把肉剥开,使钛金板显露出来。

医生正在卸螺钉,我想到了我的一些好朋友们,一个个地发来了短信,“要坚持!”“要挺住!”“回来给你接风。”“愿你早日康复!”身边的医生和护士仿佛变成了一群熟悉的面孔。他们在鼓励着我战胜痛苦。螺钉已旋转不动,拔得噔噔响,我的朋友帮助我度过了难关。手术继续进行,我还在调动着爱的力量。我想到了我的情人,她叫小青,我俩同一个属相,我们的属相决定了我们的缠绵悱恻。正当我们互诉衷肠之时,只听到钛金板从颌骨上剥离下来,感到一阵疼痛,这时白娘子已把小青召回,痛斥道,何必到人间去沾情惹爱。原来情人的味道并不美妙。

只听得手术刀在骨头上刮得咯噔咯噔响,我在继续寻找着爱的力量。我要到爱的最高层去寻觅,寻找知音,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知己乃知我心,这个人可以是同性,也可以是异性,但要发乎于情,止之于性,这样才会刻骨铭心。我在人生旅途上张望,这个人是可遇而不可求。此刻,只听医生拍了一下我的脑门说,十四床,我们都缝完了,你怎么还不吭一声!我说,还没找到知心呢!北大口腔的医生们,在学术上是名扬四海的教授,心理上更是出色的专家。

伟大的战士

我是一名声音爱好者,从小喜欢读书朗诵,一直梦想称为这方面的人才!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