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集《优美的爱情散文》第十三章 《有一种爱叫燕飞儿》

沙漠

作者:赵德斌
朗诵:伟大的战士

燕飞儿是留恋,是痴情的琼。将凄迷朦胧的眼神淡淡的缩影成一个前程的窗口,在将寂寞无辜的情感扩大成一片无际汪洋的绿色,清冷中一抹嫣红的香禅度着未来,那里有一幅美丽而不可以争取到的纯情与浪漫营造的爱,那么的梦,那么的美,那么的幻。窗口里有一片不那么明媚艳丽的色彩,安静恬美的色彩,不那么苦涩单单,也不那么自由混合,也不那么拘束无颜,会意间的陌生中的熟悉的庄严,有点疯狂释疑中的孤独,那是爱中的另一种痴情,叫燕飞儿。开始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如意,那是因为风没有吹去画面上的灰尘,没有掠过那不经意的熟悉与大意,爱开始在扎根的泥土中飞起,飞向天空中的云朵中去寻找白日的星星,对着白日的月亮许一个心愿,将心事贴在月亮上。都不是现实中的美,那种爱飘摇不定,一落无痕。

一湖见底沙成河,为谁干渴,青铜铸造红尘烽火,白骨朔月空歌,两郎血洗沙成河,落雪蹉跎,换成满眼绿色。我喜欢这样的朦胧含羞的隐讳中的爱情,哪怕它只是一个故事,没有完美的结局,没有太多的情调,没有更多语言的夸张,简单的对白,我喜欢那朴实中的感受,哪怕是全篇一律的枯燥的乏味,我也会感觉到里面有一种灵犀的美,扑向我的灵魂,扑向我的纯情,就像浪漫漂浮的港湾的月影。爱宁静是我的瘾,爱寂寞也是我的瘾,爱孤独也是我的瘾,爱思念也是我的瘾,爱怀旧与爱憧憬和爱幻觉,这些都是我的瘾,这些瘾就是燕飞儿,有时候都没了,找也找不到,追也追不到,有时候它们又一起飞来了,逃也逃不掉,躲也躲不掉,睡觉它们又要吵闹着让你睡不着。燕飞儿,梦里的,梦外的,飞来飞去的,朦胧的,琢磨不定的,就像压在石头下的嫩芽,拼命地挣扎也无济于事,任命的风波吧,还像水中的老草在阴郁的水中吸收着冷凉的滋味而不觉得厌倦,随着水的卷起而漂浮着,更像天边漂浮的白云悠悠荡荡的没有根基,最不像的就是夕阳斜爱的火烧云,没有太长的余嫣。

这种爱是饥渴的,是不可触摸的,是零散的伤聚成的,是脆弱的情感冰结而成的,是复杂的心理碎片冶炼而成的,遇到流动的风就会飘浮而流浪,遇到沙尘就会坠落而成泥土,遇到雨会融化而成涓涓的河流,遇到雪会凝固而成冰凉的霜雪,遇到前程的唇情而会澎湃激昂,微妙的燕飞儿。视觉放到低谷会见到缝隙中的天空,放到天空会看到未来和憧憬,放到带燕飞儿那里会有不同的爱的感受,燕飞儿是一种虚幻的爱,是爱的一种荒凉,是爱的一种期待,是爱的一种失落与饱经风霜的沧桑,恬美的沧桑。燕飞儿遇爱而爱,遇飞而飞的迷茫。

伟大的战士

我是一名声音爱好者,从小喜欢读书朗诵,一直梦想称为这方面的人才!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