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集《优美的爱情散文》第二十五章《面对爱情我只得到一夜情》

玫瑰园

作者:李光辉
朗诵:伟大的战士

在馨儿灵魂的最深处,一直残存着对儿时老祖母玫瑰园里的火红的罂粟花的记忆。那一片在风中摇曳的火红,遮掩了玫瑰花妖冶的风姿,与之相比,那散发出的诱人的芳香足以使灵魂迷失其中。到了片片花瓣剥落的日子,结出一种深绿色的很独特的果,那个时节里,老祖母用刀割下它,从中间划开,白色的浆液流出,那是一种怎样的东西馨儿已经懒得去想了,惟独它被烧过后呈现出的神秘的黑色和足以使人沉醉的奇异的香永远的驻足于馨儿的如水的心灵。火红,象征着热情,那妖冶的火红,摇曳着,引诱着,让人难以抵抗那人类最原始的欲望的诱惑。那醇醇的浆液的白色,亦如母亲的乳汁,但后者能够支撑生命的辉煌,而前者,却只是罪恶和堕落的使者。黑色象征深沉,那沉寂的黑色膏体麻醉着一个人的肢体,同时也慢慢侵蚀了他的内心。

馨儿是那种恬淡的女孩儿,如一杯透明的水,静静的,她的脸上总是显露出那种习惯性的很礼貌的微笑。只有在独处的夜晚凝望天边月亮的时候,她的眼神才会表露出内心的那份忧郁。或满月,或新月,总能给带给她一丝欣慰,一种寄托。也只有在那个时候她孤寂落寞的灵魂才会从场情殇中稍稍解脱出来。月圆的夜,总能让人联想到什么,一抹浮云笼罩着满月,朦胧的月光撒在那张能给馨儿带来安全和塌实感觉的小床上,照在馨儿如月亮般清纯的脸上,让馨儿收获了一份独处的宁静……她曾经爱过,爱的很深刻,同时也几近疯狂,当她付出全部生命的心血和情感去谱写人生的第一次爱情乐章的时候,所收获的并非期望已久的炽热的爱和温馨的家,而是一个第三者的罪名。有谁能够体会当她知道被自以为很爱很爱的男人所欺骗的感觉?谁能够理解初恋从天堂突然沦落到地狱的潮湿角落的滋味?谁能够感受到她发霉的心绪?

馨儿选择了沉默,她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形容自己,也许回避才是她更好的选择。渐渐的,孤独中的馨儿学会了泡网,尽管网吧里的空气很浑浊,坐在那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点燃一支烟,任烟雾缭绕在身旁,迂回在耳畔,静静地看着不断滚动的屏幕,偶尔看看文人们写的东西。“我在孤寂落寞中爱上了你——文字”,她在自我描述中随手敲下了这样的一句话,也敲下了她和另一个人的不解之缘。海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写手,整日周旋于女人堆中而不失风度和分寸。馨儿和海就在那文字堆积成的堡垒里“交锋”了。由最初的舌辩到后来的握手言和。在海的眼里,馨儿只是个满腹心事的小丫头。而在馨儿看来,海永远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他们彼此都没有太多的在意。只是偶然邂逅在网络中,在闲谈中馨儿得知了关于海的一些事情,他没有一个固定的职业,每天也如常人一样为生活忙碌奔波,家中有妻子,妻子是很传统的那一种,那时候,馨儿只是陪着海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告诉他很羡慕他有一个家,但对自己的事情却只字不提,馨儿觉得这样很好,在网络中有一个可以说真话的朋友,是一件很值得欣慰的事情。馨儿对海,没有奢望的幻想和憧憬,对她来说,这样的平淡已经是最好的幸福,她小心地把握着和海相处的舵盘。

可所有的逃避和谨慎都是软弱的,都难以抵抗心灵里真正的渴望,不久,馨儿心里的舵盘被风改变了……一年后的一天,和改变她性格的男人相识一年后的那一天,所有的往事翻涌跌宕,撞击着馨儿的心壁。馨儿一支接一支不停地吸着烟。终于,她拿起电话,拨通了早已熟记在心的却一直未曾拨过的号码。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喂,您好!”温文尔雅的声音让馨儿冰冷的心立刻被温暖包裹起来。“您好,是海吗?我是馨儿!”“您好您好,呵呵,有什么事吗?”“没,没什么,只是随便问候一下。”馨儿掩饰着慌乱,压抑着苦楚,但声音已经走调了。“噢……你怎么了?怎么好像不太高兴啊?能跟我说说吗?”沉默,漫长的沉默……馨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泪水奔涌而出。海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电话里一片寂静,只是隐约传来馨儿抑制不住的啜泣。半晌,渐渐恢复了平静,“你怎么了?”海的声音依旧温柔而温暖,隔着茫茫空间,空茫却又真切。“没什么……对不起,我只是心情很不好,只是想找个人听我哭,我……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嘿嘿……”馨儿尴尬地干笑了两声,笑得连她自己都觉得很别扭“什么事情不要太在意了,哭出来就会好一点,小傻丫头!呵呵!”“才不是呢!我是小丫头,但不是小傻丫头。”馨儿擦干眼泪,很认真地纠正着。海是那种很细腻很风趣的人,这一点是直到她破涕为笑的那一刻才意识到的。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馨儿总是下意识地想到海,也常常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烦恼讲给海听,因为馨儿坚信,海是有家的人,她不会爱上他的,所以馨儿一直不顾虑什么。但海似乎已经成为毒罂粟,在解读她的苦闷的同时,也在悄悄让她中着另一种毒。一个夜里,馨儿在日记里写下了一段随笔,拨通了海的手机,无人接听,放下电话,零声随之响起,馨儿会心一笑,在之前的日子里他们总是以这种方式联系的。馨儿轻轻地把刚刚写下的文字读给海听,“有人分享的感觉真好。”她这样想着,舒心地笑着,竟满心幸福,没有了所有的烦恼!而那个男人,电话那端那个叫海的男人,却根本就没有说什么,只是倾听。原来,倾听也是一样足可以打动一个人的啊!

伟大的战士

我是一名声音爱好者,从小喜欢读书朗诵,一直梦想称为这方面的人才!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