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起》| 舒声朗诵

竹林

作者:矣微尘
朗诵:舒声

风起

我在屋内静心打坐,忽听得,远处有清音传来,似乎是佛前祈祷的吟唱。

它穿透清晨的薄雾,落在我的心上这声音不像寺中那么厚重,它清亮无比,没有一丝杂质,这是孩子的声音。

我起身出门,循声而去。

屋后是一片竹林清清。

竹林呈坡状,绵延。“平生观物心,独对秋篁影。”竹,那幽静、清朴的风韵,在这个清晨,是一眼的静。

竹,一杆落下江愁,一杆挑起日月,还有一杆,扫动浮生。

有风袭来,竹影摇动,是影动,还是观竹人心动?

美的,还是那吟唱的童音。

幼之为纯,那么,童子是天下最真、最美之人。

风起,枯叶纷纷落下,也空寂无声。

我走近他,那落叶,一片落于他的足下,一片落在我的肩头。

他抬眼看到我,展开了明媚的笑颜,令寒冬一时远遁。

他的笑这般的纯净,似曾相识。他是我的童年?还是我的前生?

他向我举起手中刚刚挖出的笋苗。这南竹笋是竹根鞭上长出的幼芽,夏季孕育,冬季长大后挖取,因尚末出土,笋质幼嫩,洁白如玉、清香纯正。这一篮嫩笋,想必是他一早晨劳作的收获。孩子的笑,简单而满足。

他大略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一件布衣短装,眼如清泉般纯净。

我问:家人为何不来?

他回答,父亲去世了,母亲也病了。说完,他的眼神暗淡下来。

我轻轻地拥住他,他挨着我坐下,一点也不陌生,就像打小已与我认识,并十分亲近。

忽然想起孟宗的故事。“孟宗自幼勤奋好学,一日,老母得病,思食竹笋,时值寒冬,甚难寻觅。孟宗走进毛竹林,抱竹长泣。此时土地裂缝,长出数茎嫩笋,孟宗取回作羹奉母,食毕病愈。”

天地如此慷慨博大,以飨众生,不以回报,方有这美食予人。

天下万物莫不如此。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众生本性,皆与自然相同。

万物如此,人相融相生,亦如此。

你看,那风起山林,叶落归尘,尘化为泥,泥滋养根,根生长树,树树生花,花花坐果,果为众生,众生为佛。

生之静美,生之慈悲,是默默无言,你用心感知,随处可见。

我佛慈悲,佛在我心。

天有何忧?天有何愁?心有慈悲与爱,一切苦难都微不足道。

我看着他拎着篮子,一路欢娱得跑下山去。

山下有他的家。我想,在每个清晨,他家的屋顶都会轻轻燃起炊烟。而他久病的母亲,身体也会渐渐轻盈、渐渐欢实起来。

我的眼中还留有他的笑,那清澈的笑在晨光中,最美。

此刻,我端坐于竹林,听到那风起的声音。

第一种风起,见声;

第二种风起,见形;

第三种风起,落念;

第四种风起,意清;

第五种风起,止静;

第六种风起,生慧;

第七种风起,空静;

第八种风起,生慈;

第九种风起,皆空。

风中,我吟诵那六字真言,声声有念。

我诵给自己听,诵给师父听,诵给万物听,诵给我的佛听。

众声和鸣,此时,两执已亡,四念皆生。

是该告别此处的时候了,我朝山下走去。

朗诵者简介

舒声: 来自山东无棣的声音行者,一位酷爱诵读、歌唱、词曲创作的业余人。文字,是经久不衰的艺术;声音,是佐证经典的方式。相信声音的传递,能触及每一颗善良的心灵。舒声公众号 “耳听为声 ” , 微信 : SDWDCHT

舒声

来自山东无棣的声音行者,一位酷爱诵读、歌唱、词曲创作、音频录编的业余人。文字,是经久不衰的艺术;声音,是佐证经典的方式。相信声音的传递,能触及每一颗善良的心灵。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