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中的旅行 (美)阿什贝利 马永波译

仿佛早春的一个节日潮浸区的演习,空气中很快充满了模拟物;船,帽子出现。而那能猜出别人心思的人,从不走远。然而要了解他们我们必须避开他们。如此等等,生活慢慢渗入我们的黑暗,坚守着它的部分协议。可是为什么房屋站着崩塌,刚刚荒废:这不也是美丽和奇妙?因为哪里有海市蜃楼,哪里就有生活。盛会,变得更加奇怪,到达一个最后的转折点。现在每件事物都要装备以,不是黑暗,而是相反,如此多的光它看上去是黑的,因为事物紧挨在一起我们用牙齿看见它。而一旦这个遥远的角被绕过,一切将不再被更新。我们将继承古老的方式,当理想的东西走向我们,在这拥有中我们仍将成长,超越它进入一个深蓝色涂釉的天空和多毛的金星的混合物日期到达的方式没有任何意义,从来没有。这对你应是一 个劝告要更仔细地倾听风下面的话当它向我们吹来。也许,沉入那热情眼睛的珍珠色污点这时候似乎是他们穿过的排泄物,颜色不再重要的一刻。对于我们,它们就像我们不打算抓住的质量离我们封闭其中的状态过于遥远理想的情况下这只钟琴将显示出一 个记忆之物的迷人力量没有天神,或者过于遥远,像某个没听过的国家的一场大灾难,我们的忧虑将只是一长串重要事实中的一个。你和我和狗在这里,这是此刻最重要的。在其它时刻发生的事情也许涉及不到现在的我们这很好,一件真正的东西,垂直于地面像最新鲜最简单最早的记忆。我们拥有他们全部,那些人,现在他们拥有我们。他们的决定有限,等待我们最先移动。而现在我们完成的结果如此不可理解,仿佛一个暗示就能晃动它茎上的整个宇宙。我们被这以前似乎有限现在似乎无限的新边界所困扰,尽管对到来的一 切逐渐的怀疑环绕着我们。也许旧的式样比这个无云天空下果园里的早晨,更少一些荒芜,多一些可以盼望的东西,事物充满痛楚的清新恰恰是它自己。也许需要的只是时间。人们超过我们。他们更老他们生活在从前。不需要我们的任何部分只是在死去,并和它一起结束。和所有与他同行的事物步调一致然而却与它一起深深生活在事物的中央。毕竟,这就被视为文明,他们似乎要说什么,而我们和其他人一样只是它的一部分只有我们很少想到它,甚至根本不想,直到某个白痴到来对着夜色降临的树林高喊我们知道某件事的消息却很少关心,当遥远的城堡欣喜于蹄子快乐的声音,把白嘴鸦径直放入无瑕的空中同时将它的影子更重地压在河水的镜面上,围绕着上面有三个人的小船。
配图 夏加尔 生日
配乐 专辑 Somewhere in My Heart
乐曲 Cannon in D 艺术家 George Davidson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