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泪就是我的膝盖入门 臧棣

僻静的落叶,将我积累 在陌生的覆盖中。如果冷的话, 就让我听到那抓紧的声音。 或者,假如我们的倾听 最终并不以我们自身为 倾听的边界,那么,最后的虫鸣 也在加紧润色大地的安魂曲—— 金色的记忆涌向你锋利的影子, 就好像在附近,幽亮的湖面 刚刚制作好一个宽大的刀鞘; 秋风中,人性的污点已开过刃; 无底洞算什么?当我从野鹅的叫喊中懂得 个人的悲痛不仅仅是无法测量的, 它并不屈从于故事的逻辑。 它也浅薄于任何可能的比较。 事情的另一面,作为归宿, 大地和时间同样有限; 你深埋在纯粹的碧蓝中, 从另一群野鹅的叫喊里得到 新的催眠。悠悠浮云 如同洗白的靠垫,塞向你的软肋。 哦。时间的软肋又有何不同? 你的告别竟如此富有弹性, 将人父的悲伤垫高到 我必须坚硬成新的世界台阶。 跪下,我的眼泪就是我的膝盖。 跪下,我的心跳就是我的膝盖。 跪下,我的呼吸就是我的膝盖。 假如还有奇迹,今生今世, 我的悲伤就是你的道路。
2017年10月11日 Boston(臧棣)
配图 艾轩 圣山
配乐 专辑 Cello Favourites 乐曲 Apres un reve
艺术家 Antonio Janigro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