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诵配乐定制

失眠 博尔赫斯 王永年译

夜晚, 夜晚准是巨大的弯曲钢梁构成, 才没有被我目不暇给的纷纭事物, 那些充斥其中的不和谐的事物, 把它撑破,使它脱底。 在漫长的铁路旅途, 在人们相互厌烦的宴会, 在败落的郊区, 在塑像湿润的燠热的庄园, 在人马拥挤的夜晚, 海拔、气温和光线使我的躯体厌倦。 今晚的宇宙具有遗忘的浩渺 和狂热的精确。 我徒劳地想摆脱自己的躯体, 摆脱不眠的镜子(它不停地反映窥视), 摆脱庭院重复的房屋, 摆脱那个泥泞的地方, 那里的小巷风吹都有气无力, 再前去便是支离破碎的郊区。 我徒劳地期待 人梦之前的象征和分崩离析。 宇宙的历史仍在继续: 龋齿死亡的细微方向, 我血液的循环和星球的运行。 (我曾憎恨池塘的死水,我曾厌烦傍晚的鸟鸣。) 南部郊区几里不断的累人路程 几里遍地垃圾的潘帕草原,几里的诅咒, 在记忆中拂拭不去, 经常受涝的地块,像狗一样扎堆的牧场, 恶臭的池塘: 我是这些静止的东西的讨厌的守卫。 铁丝、土台、废纸、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垃圾。 今晚我感到了可怕的静止: 没有一个男人或女人在时间中死去, 因为这个不可避免的铁和泥土的现实 必须穿越所有入睡或死去的人的冷漠 ——即使他们躲藏在败坏和世纪之中—— 并且使他们遭到可怕的失眠的折磨。 酒渣色的云使天空显得粗俗: 为我紧闭的眼帘带来黎明。 选自《另一个,同一个》
配乐 唱片 Romantic Spanish Guitar, Vol. 3 乐曲 Sol De Sevilla
艺术家 Armik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