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鹰 (美)罗伯特·潘·沃伦 周伟驰译

从光的平面到平面,双翼浸透在夕阻垒出的几何图形和淡紫色中’出自山峰阴影的黑色角状,乘着松树和喉咙峡谷之上的光的最后喧嚣的雪崩,鹰来了。他的翅膀割倒了又一天,他的运动是磨刀石上钢刃的运动,我们听到时间之茎无摩擦声的倒伏。每一棵茎的头都因我们错误的黄金而沉甸甸。看!看!他正翻越最后的光线他既不知道时间也不知道错误,在他不宽恕的眼睛下面,不被宽恕的世界,摇荡到了阴影之中。 很久了,最后的画眉安静,最后的蝙蝠正巡弋在他锐利的象形文里。他的智慧是古老的,也是深广的。星辰稳固,像柏拉图,照耀山岭。我们想,若是没有风,我们就会听到地球在它的轴上转着,或历史浸在黑暗里,像一根漏水的管子在地窖里。 1 9 7 5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