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过年不回家》

女兵

过年不回家

作者:达平
朗诵:拉姆次仁
配乐编辑:康琼哥哥

过年不回家是当过兵的人都要经历的。春节来临,古稀之年的我,对70年至74年过年不回家,在威海海军医院过年的日子,情有独钟。那是人间真情的美好时光,现在想起来,一股股暖流即刻充满全身!

70年的大年三十,我是在新兵训练中过的。我们新兵排26名女兵,由正副排长训练。副排长是早我一年入伍的兵,排长是50年代末入伍的老兵,是医院科室里的护士长抽调出来的。她人到中年,有了孩子,丈夫也是军人,常年不在家,家务由老人来帮助料理。训练新兵的工作,得全身心投入,只能顾我们,顾不了家了。大年三十,她买来炒花生小国光苹果,分到两个班宿舍,她一会儿到一班,一会儿到二班,与我们谈天说地,没有了排长的架子,更感亲近,如同大姐姐一般。大家嘻嘻哈哈一起度过大年夜,本应9点熄灯,延长到10点。她和副排长一直陪我们到熄灯才离开。现在想来,她家里的老人孩子能不希望她回家一起过除夕夜吗?

71年的大年三十,我们电话班四个女兵由分管我们的管理员陪同,在总机室的房间里度过的。院务处老处长给我们班分些苹果花生(地方拥军的慰问品),让我们尽管吃,不够再找他要。他说,小鬼们可不要想家呀。我们四个小女兵,因为一年工作任务完成的突出,年底电话班荣立了集体三等功,早把喜讯报告了父母,父母嘱咐我们不许骄傲自满,不许想家,要好好干。我们一点后顾之忧没有,有优异成绩支撑着,能想家吗!?

72年大年三十,是在医院政治处的办公室过的。我是71年3 月由电话班调入政治处工作的,那几年,医院被上级抽调了不少人到青岛地方……支左(这是个历史词,可在网上查一下解释)我去政治处属于替身,保密员、书记(职务称呼)被派支左去了,我兼任,并要干政治处新闻稿件的书写及其他杂活。年轻人有活就干,不会就学,现学现卖,也对付下来啦。处里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士,干事老大姐,她家在医院内,丈夫是医院辅助科室主任,不必节日值班,她让丈夫在家照顾孩子,把管辖的俱乐部的一位同年入伍,大我一点的姐姐,也叫来。老干事大姐带来糖果、瓜子,花生、苹果,摆了一桌子,陪我俩边吃边聊。还表扬我们工作积极肯干,是接班人的好苗子。这一晚上,我俩吃着好东西,听着好话,别提心里有多美了。还会想家吗?!

73年的大年三十,从舰队调来一位干事,家属来医院过年,让我去了他临时的家,与妻儿一起过年。我尝了他老家的煎饼,又吃了过年的饺子。他给妻子介绍,说我爷爷是抗日战争的海上民兵英雄,开着小木船,打死很多日本鬼子,父母早年参加革命,说我根红苗壮,去年11月已经提干啦。他是干部干事,每个人的家庭出身及个人表现,都在他脑子里装着,领导随时问及,他得对答如流。他妻子对我和我的家庭很羡慕,一个劲儿地说,妹妹,你将来会有更好的前途,说得我心里暖暖的。心境如此之好,哪有空隙想家啊!

74年大年三十,我被一位从部队调到处里的老干事,叫到他临时的家,其家属来部队探亲,让我与孩子妻子一起吃饺子。他一米七几的个子,瘦瘦的,腰细的比一位胖战友的大腿还细,他们打赌量过,在医院当笑料传开来,搞得人人皆知。那天晚上,他把这事讲给妻子孩子,大家吃着饺子,都笑喷啦!在这样的家庭氛围里,我会想家吗?

大年初一,我和俱乐部的姐姐,又被从陆军调来政治处,当干事的大姐叫到家里,她新婚不久,没有孩子。丈夫是舰艇部队的干部。大姐把水果、糖果、各种水果罐头都拿了出来,说是大哥舰艇部队发的,让挑着吃。我俩又吃又喝又玩。大姐夫教我们学打扑克……拱猪,整整一天,晚上才放我们回医院。大姐说,自己离家多年,过年容易想家,陪陪我们,能少想会儿家。大姐的心多细啊。

初二,我俩又被处里的大干事(因个子高大)带到其岳母(岳父早年去世了)家,他妻子是本院军医。在餐桌上吃到了人间的美味佳肴……海参、野鸡,且都是他岳母赶集采购并烹饪出来的。大干事还大显身手……做了米粉肉,是他唯一的大姐邮寄过来的正宗米粉,他父母去世了,再也不必回家乡陪父母过年了。他妻子和岳母对我俩的到来,别提有多高兴了,连两个儿女也都拉着我俩的手不愿意放开,胶东人真诚热情地待客之道(其岳母是威海人),我俩充分的享受到了。
我俩回医院的路上,一直感叹,单身汉过年,成了……抢手货!

75年过年,医院政治处批准我回家过年,3月,一纸调令我离开踏进军营第一站的……威海海军医院。从此再没有机会回到医院工作。但,那老兵关爱新兵,老干部关爱年轻干部的人间亲情,永远温暖、扎根在我的心底最深处。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