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丹丹 火塘旁

温度总是能将人拢在一处对面屋顶上,雪,纹丝不动窗玻璃也依旧笼罩着一层雾在春天到来之前,还有很长时间烤糍粑煨甜酒的热气里火,总是轻易就俘获人的记忆香气开始升腾嗓音变得软和瑟缩的身体渐渐打开父辈们谈起更远的事情祖父在儿女们的说话声里,陷入鼾声我,没有往事可忆,就把头轻轻靠在一个人的肩上选自《蜻蜓来访》,花城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