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路易斯 格丽克 爱洛斯

我已经把椅子拉到旅馆窗前,看雨。 宛如在梦中或恍惚中——在爱中,但仍然我一无所求。 似乎没必要再接触你,见到你。我只想要这些:房间,椅子,雨飘落的声音,许多个小时,在春夜的温暖中。 我不再需要别的;我是全然地满足。我的心已变小;它只要一丁点儿填充自己。我看着雨水瓢泼而下,在变得黑暗的城市之上—— 你不再被牵挂;我能放你过你需要过的生活。 黎明,雨渐渐稀疏。我做些人们在晨光里做的事,我宣判自己无罪,但我走动像一个梦游人。 这已足够,这不再与你有关。一座陌生城市里的一些日子。一次谈话,一只手的触摸。再后来,我摘下了结婚戒指。 那是我想要的:无牵无挂。柳向阳 译选自《月光的合金》,世纪文景 | 上海人民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