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 辛波斯卡 旅行前

他们称它:空间。用这一个词去界定很容易,用很多词会困难许多。既空无一物也充满一切?即便敞开也密不透风,因为所有东西都逃脱不了?无限度地膨胀?若有限度,界限究竟在哪里?嗯,一切安好。但现在该睡觉了。夜深了,明天还有更多急迫的事专为你抓紧时间量身定做:摸摸近在手边的器物,放眼意想中的远方,听听听力所及范围内的声音。接着是从 A 点到 B 点的行程。当地时间十二点四十分出发,飞越一团团当地的云朵,疾驶过,无边无垠,飞逝的天空。陈黎 张芬龄 译选自《给所有昨日的诗》,浦睿文化 | 湖南文艺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