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 我喜欢你

你的聪明像一只鹿,
你的别的许多德性又像一匹羊;
我愿意来同羊温存,
又耽心鹿因此受了虚惊;
故在你面前只得学成如此沉默,
(几乎近于抑郁了的沉默!)
你怎么能知?
我贫乏到一切,
我不有美丽的毛羽,
并那用言语来装饰他热情的本能也无!
脸上不会像别人能掛上点殷勤,
嘴角也不会怎样来常深着微笑,
眼睛又是那样笨重——
追不上你意思所在.
别人对我无意中念到你的名字,
我心就抖战,身就沁汗!
并不当到别人,
只在那有星子的夜里,
我才敢低低喊你的名字.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