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芳草

《一片芳草》
作者:昌耀
乐享:殉 –高志坚
配图:网络
我们商定不触痛往事,
/只作寒暄。只赏芳草。
/因此其余都是遗迹。
/时光不再变作花粉。
/飞蛾不必点燃烛泪。
/无需阳光寻度。
/尚有饿马摇铃。
/属于即刻
/唯是一片芳草无穷碧。
/余都是故道。
/其余都是乡井。
“不触痛往事,只作寒暄,只赏芳草”,这样的洒脱,是忘怀往事,诸事放下的平常心。淡淡的忧伤抚慰着深深的隐痛。看看眼前,“时光不再变作花粉,飞蛾不必点燃烛泪。”这是一种美好的作别、美妙的淡出,是“水中著盐,蜜中见花”的溶解。所谓平常心,不是没有激情没有动荡,而是化解之后的柳岸晓月,云淡风清。
李泽厚在《华夏美学》中有一段比较屈与禅的文字,把屈子的绮靡伤情与禅的平常心作了微妙的区分:“与屈相比,禅变得似乎更飘渺、聪明、平和而淡泊,变成了一种耐人长久咀嚼的‘韵味’。这就是说,当把理想人格和炽烈情感放在人生之谜、宇宙目的这样的智慧之光的照耀下,它们本身虽融化,又并不消失,而且以所谓‘冲淡’的‘有意味的形式’呈现在这里了。”诗中,往事正是这样被“冲淡”了,惟剩下“一片芳草无穷碧”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