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衣裾 席慕蓉

《青青的衣裾》
作者:席慕容
乐享:IN ZHE BUS + 我要你
我是一条清澈的河流
绕过你 立的沙洲
在那个晴朗的夏日
有着许多白云的午后
你青青的衣裾
在风中飘摇
倒映在我心中
又象一条温柔的水草
带着甜蜜的痛楚
我频频回顾
我将流过不再重回
此生将无法与你再相会
我知道 冬必将来临
芦花也会凋尽
两岸的悲欢将如云烟
只留下群星在遥远的天边
在冰封之前
我将流入大海
而在幽暗的孤寂的海底
我会将你想起
还有你那 还有你那
青青的衣裾
赏析
席慕蓉这首《青春的衣裾》,很可能仅仅是一首情诗,为那些偶然相遇,心有所动,而后又天各一方的人而写。不过,我以为这首诗的意象已超越了它自身,是一曲哀婉的青春之歌。
诗歌意境很美。既有朦胧之美,又有明朗之美。微风中衣袂飘飘的佳人,衬以沙洲、芦花、清流,这一切自然使人想起“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但这不是白露为霜的拂晓,也不是满眼萧瑟的金秋,而是一个“晴朗的夏日,有着许多白云的午后”。有人说青春是人生的春天,不,青春是人生之夏,又值白云悠悠的午后,青春有着热烈明朗的美。可是因为“我”是一条流过“不再重回”的河流,“此生无法与你再相会”,明朗的青春便抹上了凄婉的色调。这首诗歌反复渲染的就是这种青春的哀伤。
勇往直前,是青春的特点,一去不返,是青春的哀伤。作者要表达的正是在前行的路上,我们必然错过许多风景,甚至是追忆一生的风景。“青青的衣裾”已经不只代表伊人的形象,而是一个青春必然错失的符号。它在“我”心中,不单是一条温柔的水草,甚至不单是一种无可名状的相思,它成了一种永恒的既甜蜜又痛楚的追忆和牵挂。青春必然前行,青春必然错失,青春必然频频回头追忆,直至芦花凋尽,河流冰封,曾经经历过的所有悲欢烟消云散,人生的冬天真正来临,“我”也归于无边的大海,“而在幽暗的孤寂的海底/我仍会将你想起/还有你那 还有你那/青青的衣裾”!何以这样?也许席慕蓉在她那首《青春》诗里作了很好的诠释:翻开发黄的书页,我含着泪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青春是美丽的,它又伴随着必然的哀伤。这种哀伤却不是颓废的,确切地说,应该如《关雎》那般“哀而不伤”。试问,每一个经历青春的人,哪个没有遗憾?能够把这种遗憾以甜蜜而痛楚的心情来咏叹,本身就应当是青春另一种形式的美丽,姑且用一个词语叫“凄美”吧。能够体味到这种凄美的青春,也许比一路高歌了无遗憾的青春更值得回味。
让我们记住“青春的衣裾”,它是青春的哀伤,也是青春的甜蜜;它是忧伤的,又是典雅的,它是一曲哀婉的青春之歌!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