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雷平阳~ 余秀华

◆ 致雷平阳
我以诗人的身份向你致敬,以农民的身份和你握手他年,我流离失所,我就抵挡一辈子的清白沽酒一壶邀你对酌为只为,一只狗在你心头吠过秋风为只为,牧羊的时候,你的孤独,对峙,和解和贪图为只为,一条河弯弯曲曲,只有你清楚他的去向为只为,一个老诗人离去,你在异乡的佛像前长跪,泣不成声
多少年来,人若问我在哪里我只能回答他:活着。我没有写过诗歌,你也一样一辈子,我们会遇见多少写诗的人,但是我不相信他们就是诗人而你是。冷冷地看着一条狗死去的你是从容地面对落日西下的你是当你长歌当哭,为一个无法回来的灵魂。你是
是又如何?你依然心怀怜悯,独自西行我不过是向你致敬以后,各自营生但是我还是想再一次向你致敬,仅为一个让我在他文字里流泪心莲盛开的人仅为一个甘愿掏出心肺,以血供字的人
2014.1.11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