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过年 是一种信仰

回家过年,是一种信仰
诗珠江 诗珠江 1周前
导语:
保存把过脉的表格
雄心、胆怯和署名,统统留给春天
一页一页翻拣过往,一行一行给年关画卦
风会刮来冬天,我会听同一首老歌
间或沉默,在春天听窗外虫鸣
等你的消息,现在回家过年
曹白芷 2020年1月21日 于上海


其实,无数中国人有自己的宗教信仰,那就是:回家过年。(其实,无数中国人有自己的宗教信仰,那就是:回家过年。)
每个在外漂泊的浪子,都有一种信仰,叫回家过年。
岁月从不放慢脚步,转眼又到了新年。
回家过年,便成了我们心中所想所念,那么家,是什么?
龙应台对《家》的描述是这样的:
作为被人呵护的儿女时,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
和人做终身伴侣时,两个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一有儿女,家,就是儿女在的地方。孩子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过年回家,这是一种信仰,深埋在骨子里,不管离家多远,过年就是一种召唤,一种引领。
像催化剂,在心里起了反映,滋生出一种叫急迫的种子;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回家的日程搁在心里,惦了又惦,算了又算。
故乡离自己越来越远,回家的愿望就越来越迫切;呆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故乡在心里却越来越清晰。
童年的时候,故乡最轻,是心里经不起推敲的影子,没有概念,一晃即散。
离开了才知道,回家已成了心里的一种执念,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种情感,似品一杯老酒,阅历不同,滋味千百种。
一个淡出故乡背影的游子,不管他飞得多高,走得多远,他的宏图画卷上,依然脱离不了故乡这个背影。
故乡,这个梦想出发的地方,滋育了一个人集山水之间的灵气,培养了一个人无法更改的味蕾密码。
无论怎样的迷失,只需一道小菜,故乡的情感便瞬间回归。那是妈妈的味道,也是属于一个地域特有的味道。
成年了,才知道,家乡是根深蒂固的童年,占据着海量的记忆与快乐。
门前的荷塘,屋后的小溪,邻家会讲故事的大爷,母亲的叨唠,父亲的年夜饭,还有那隔壁总是混在一起玩的小伙伴……
这些都像一帧帧的影像,深深埋在心里,在一个时刻异口同声召唤着我们,回家过年!
时过境迁,一切的环境都在变,唯有回家过年的这份情感,是长在中国人骨子里的执念。
它不仅永远不会变,还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越来越繁盛。
本期朗诵:
董若雨:女,国企员工,资深朗诵者,诗珠江中文主播。喜欢瑜伽和旅游,祈愿用声音拨动生命原色,回味岁月深情。收听若雨读诗,欢迎关注喜马拉雅:董若雨。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