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 杜涯

《落日》
作者:杜涯
配图:网络
乐享:
西沉的落日里有永在的方向
它引导群树、晚霞、飞鸟的翅膀
清辉向暮垂落,山河也趋向壮丽
滚滚的星宿,它总是年年出现在岚霭里
在旷野上,在一条路的尽头,在远处的树林上
所有的事物都朝向了温暖,温暖而又惆怅
在许多的年月里,我总是想:
一年一年,落日是无法治愈的乡愁
它保存我的思念、流年,延伸我的眺望
那壮阔,那迢迢的远路,无法企及的故乡
当它在遥远的地平线上沉沉远去,我总是想:
这西沉的忧愁,旷世的无法治愈的永伤
但现在我愿意相信:落日是上帝的完美
是星系心中的爱、善、博大、光明
时间不老,星空永恒转动的见证
人世长河流泻、苦乐往复的恒常
当它在年年月月的深邃处光耀并圆满
它是完整,关于黎明,自然的光华、绽放、回返
我见过长江和运河上的落日
在过往里我见过秦岭上的落日
在五月我听到过落日里白杨林的轰响
也见到过向晚里秋天旷野的辽远、肃穆
我曾望着城外的落日而怆然泪下:
这落日下的山川、万事令人眷恋、悲怆
而人们依旧在日月里劳作、生活
沉默,和平,忍耐,世代生息
落日曾照耀他们的先人,照耀于城河和城墙
曾照耀柏拉图的古希腊和老子的春秋:而今一切何在?
远去了,那在漂泊中吟叹“黍离”的忧心诗人
远去了,那曾与日光争辉的哲人、圣者、思维
在落日里我想起过芳华过往
我想起世代的流转、更迭、云烟
以及挣扎、希望、光芒
我想起时间的无情,人世的无常、空旷
我曾在落日的辉光中驻望,驻望又彷徨:
是继续流连、忧怅,还是就此离开?
一切都不会改变:落日里有白杨
有河流蜿蜒在大地、城镇、村落
河流两岸花开花谢,朝霞升起,陈旧而新鲜
有我年年于晚光中对落日的迢遥注目:
那是我永世的热爱,千年的浩叹
那是我留给自然的一个圆圆的无声的泪滴
现在,落日依旧是忧悒的思想、方向
当它在西天辽阔处庄严远去
它指引了众峰、霞光、生命、归宿
当我在清光中驻留、漫游,然后西沉、飞翔
一切都在落日里永留
一切也都在落日里苍茫、凋谢、永恒、温良……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