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组诗)第一辑 翟永明

1、预感
穿黑裙的女人夤夜而来
她秘密的一瞥使我精疲力竭.
我突然想起这个季节鱼都会死去
而每条路正在穿越飞鸟的痕迹
貌似尸体的山峦被黑暗拖曳
附近灌木的心跳隐约可闻
那些巨大的鸟从空中向我俯视
带着人类的眼神
在一种秘而不宣的野蛮空气中
冬天起伏着残酷的雄性意识
我一向有着不同寻常的平静
犹如盲者,因此我在白天看见黑夜
婴儿般直率,我的指纹
已没有更多的悲哀可提供
脚步正在变老的声音
梦显得若有所知,从自己的眼睛里
我看到了忘记开花的时辰
给黄昏施加压力
鲜苔含在口中,他们所恳求的意义
把微笑会心地折入怀中
夜晚似有似无地痉挛,像一声咳嗽
憋在喉咙,我已离开这个死洞
2、臆想
太阳,我在怀疑,黑色风景与天鹅
被泡沫溢满的躯体半开半闭
一个斜视之眼的注目使空气
变得晦涩,如此而己
梦在何处繁殖?出现灵魂预言者
首先,我是否正在消失?橡树是什么?
本爻主吉,因此有星在脚下巡视
但请问是怎样的目光吸收我
在那被废黜的,稠密的云墙后
月亮恰在此时升起它的处女光晕
我将怎样瞭望一朵蔷薇?
在它粉红色的眼睛里
我是一粒沙,在我之上和
在我之下,岁月正在屠杀
人类的秩序
一串发荧光的葡萄
一只广大无垠的沙漠之兽
一株匕首似的老树干
化为空荡荡的墙
整个宇宙充满我的眼睛
现在,我换另一个角度
心惊肉跳地倾听蟋蟀的抱怨声
空气中有青铜色马的咳嗽声
洪水般涌来黑蜘蛛
在骨色的不孕之地,最后的
一只手还在冷静地等待
3、瞬间
站在这里,站着
与咯血的黄昏结为一体
并为我取回染成黑色的太阳
死亡一样耐心的是这块石头
出神,于是知道天空已远去
星星在最后的时刻撤退,直到
夜被遗弃,我变得沉默为止
所有的岁月劫持这一瞬间
在我脸上布置斗换星移
默默冷笑,承受鞭打似地
承受这片天空,比肉体更光滑
比金属更冰冷,唯有我
在濒临破晓时听到了滴答声
片刻之欢无可比拟,态度冷淡
像对空气怀有疑问,一度是露水
一度是夜,直到我对今晚置之不理
直到我变得沉默为止
站在这里,站着
面对这块冷漠的石头
于是在这瞬间,我痛楚地感受到
它那不为人知的神性
在另一个黑夜
我默然地成为它的赝品
4、荒屋
那里有深紫色台阶
那里植物是红色的太阳鸟
那里石头长出人脸
我常常从那里走过
以各种紧张的姿态
我一向在黄昏时软弱
而那里荒屋闭紧眼睛
我站在此地观望
看着白昼痛苦的光从它身上流走
念念有词,而心忐忑
脚步绕着圈,从我大脑中走过
房顶射出传染性的无名悲痛
像一个名字高不可攀
像一件礼物孤芳自赏和一幅画
像一块散发着高贵品质的玻璃死气沉沉
那里一切有如谣言
那里有害热病的灯提供阴谋
那里后来被证明:无物可寻
我来了 我靠近 我侵入
怀着从不敞开的脾气
活的像一个灰瓮
它的傲慢日子仍然尘封不动
就像它是荒屋
我是我自己
5、渴望
今晚所有的光只为你照亮
今晚你是一小块殖民地
久久停留,忧郁从你身体内
渗出,带着细腻的水滴
月亮像一团光洁芬芳的肉体
酣睡,发出诱人的气息
两个白昼夹着一个夜晚
在它们之间,你的黑色眼圈
保持着欣喜
怎样的喧嚣堆积成我的身体
无法安慰,感到有某种物体将形成
梦中的墙壁发黑
使你看见三角形泛滥的影子
全身每个毛孔都张开
不可捉摸的意义
星星在夜空毫无人性地闪耀
而你的眼睛装满
来自远古的悲哀和快意
带着心满意足的创痛
你优美的注视中,有着恶魔的力量
使这一刻,成为无法抹掉的记忆
配图 王沂东 寒露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