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临江仙 苏轼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总会不由自主地念出这句诗:“长恨此身非我有。”那时候的我,年华初好,没有多少优雅的风韵,却似一朵初绽的莲,洁白纯一。总喜欢,斜躺在竹椅上,捧一本宋词,不读,只隔帘听雨。或是临着轩窗,看一轮皎洁的明月,不相思,只和它共修菩提。可我总会陷进一种莫名的情绪里,觉得自己在纷芜的红尘中丢了躯壳,所拥有的,只是灵魂,好在那是最洁净的。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