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摩故事四—情归故土

第四集
留学回国之初,我可谓豪情满怀,踌躇满志,我的思想上天入地,纵横驰骋。要使生命成为自觉的生活,不是自觉的生存是我的理想。我在期盼一颗启明星,盼望一个美丽、可爱和馨香的“婴儿”能够在中国问世。【插入志摩诗《婴儿》】作为大自然的观察者、爱好者和崇拜者,我喜欢把我的理想展示为一个又一个景物,并写上了“自然”这个名词。我描绘了一幅幅中国江南的和欧洲的自然图画,既有“西天的云彩、河畔的金柳”,也有“廊前的马樱、紫荆、藤萝,青翠的叶与鲜明的花,都将他们的妙影映印在水灯上,幻出幽媚的情态无数”,更有“海波亦似被晨曦唤醒,黄蓝相间的波光,在欣然舞蹈”。这些图画有的工笔细描,也有以意写之,从春到秋,从妙龄到须眉,全在我笔下享融融之乐。
传统文化对我而言,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和继承,相对来说,可能西方文化对我的影响更加明显一些。我始终坚持了富于西方人文精神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立场,在这点上,我是以一个民族传统文化叛逆者的形象出现在中国诗坛。1923年,我参与发起成立新月社。我们主张吸收中国古典诗词、散曲、民歌的精华,兼取欧洲浪漫派诗人的风格样式,从近代格律诗和中国传统诗词、民歌以及西方诗歌理论中广泛地吸取营养,在长期实验中对新诗的音节、韵律、建行、诗型等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理论探讨和创作实践。【插入志摩诗《雪花的快乐》】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