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散文《花园》

双中朗读者“童心永驻”特辑:陆张岩、郑雨欣、纪甜甜《花园》

我国现代著名作家张爱玲说:“童年的一天一天,温暖而迟慢,正像老棉鞋里面粉红绒里子上晒着的阳光。”

英国19世纪初期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拜伦说:“呵,幸福的年代,谁会拒绝再体验一次童年生活。”

虽然童年时代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但是童年时代里那些纯真美好的记忆却似乎在我们的回忆中变得更加清晰!

今天,双中朗读者陆张岩、郑雨欣、纪甜甜三位同学给大家朗读分享我国当代著名作家汪曾祺回忆自己童年生活的散文《花园》中的节选文字。

花园(节选)

作者:汪曾祺

朗读:如东县双甸中学708郑雨欣、陆张岩801纪甜甜

(岩)我的脸上若有从童年带来的红色,它的来源是那座花园。

(欣)我的记忆有菖蒲的味道。然而我们的园里可没有菖蒲呵?它是哪儿来的,是哪些草?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我此刻把它们没有理由的纠在一起。

(甜)“巴根草,绿茵茵,唱个唱,把狗听。”每个小孩子都这么唱过吧。有时甚么也不做,我躺着,用手指绕住它的根,用一种不露锋芒的力量拉,听顽强的根胡一处一处断。这种声音只有拔草的人自己才能听得。当然我嘴里是含着一根草了。草根的甜味和它的似有若无的水红色是一种自然的巧合。

(岩)草被压倒了。有时我的头动一动,倒下的草又慢慢站起来。我静静的注视它,很久很久,看它的努力快要成功时,又把头枕上去,嘴里叫一声“嗯”!有时,不在意,怜惜它的苦心,就算了。这种性格呀!那些草有时会吓我一跳的,它在我的耳根伸起腰来了,当我看天上的云。

(甜)我的鞋底是滑的,草磨得它发了光。

(欣)莫碰臭芝麻,沾惹一身,嗐,难闻死人。沾上身子,不要用手指去拈。用刷子刷。这种籽儿有带钩儿的毛,讨嫌死了。至今我不能忘记它:因为我急于要捉住那个“都溜”(一种蝉,叫的最好听),我举着我的网,蹑手蹑脚,抄近路过去,循它的声音找着时,拍,得了。可是回去,我一身都是那种臭玩意。想想我捉过多少“都溜”!

(岩)我觉得虎耳草有一种腥味。

(合)紫苏的叶子上的红色呵,暑假快过去了。

作者及作品简介:

汪曾祺(1920—1997),中国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作品有《受戒》、《晚饭花集》、《逝水》、《晚翠文谈》等。

汪曾祺的《花园》主要描写了记忆中的童年时代家中那片花园里各式各样的自然景物以及自己儿时在这片花园里度过的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这是一篇值得人细细体味的文章,从儿时的天真烂漫到文章最后的“我已经像个大人了”,花园作为一个实体,陪伴了作者整整一个童年,完成稚童到成年的蜕变;作为一种情感的见证,花园中千姿百态的花虫鸟树,是作者对纷繁多变的现实生活世界的独特生命体验。

朗读者简介:

陆张岩,如东县双甸中学708班体育委员、校香樟树文学社社员,喜欢绘画、舞蹈、唱歌。希望自己将来能成为一名优秀的配音演员,相信坚持、努力、虚心、合作,才能获得成功!

郑雨欣,如东县双甸中学708班学习小组组长,校香樟树文学社社员,喜欢绘画、音乐、读书,读过《红楼梦》原著、冰心的散文集《小桔灯》、赵丽宏的长篇小说《童年河》,还读过《长袜子皮皮》、《汤姆索亚历险记》等书。希望自己将来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作家。

纪甜甜,如东县双甸中学801班学生,校香樟树文学社干事,喜欢阅读、写作、配音、手帐等。读过我国当代诗人和作家冯远臣的《最是那碗人间烟火》,读过“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的代表作《狼王梦》,还读过《城南旧事》、《鲁迅散文集》、《意林》等书。喜欢写作的她已经写了几十万字的网络小说。

rdsdzhf

大洋中脊,党员,高级教师。00年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本科毕业,中国地理学会会员,现任学校校长办主任。曾荣获市“168爱生优秀教师”、市首届优秀班主任、市优秀德育工作者、多年荣获“县教育宣传先进个人”和“全国优秀科技辅导员”称号、多次被县人民政府“嘉奖”。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