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答李淑一(毛泽东)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词作背景:
《蝶恋花·答李淑一》是毛泽东写于1957年5月11日的一首词。词中‘柳’是指李淑一同志的爱人柳直荀烈士。他是毛泽东同志的老战友,1932年在湖北洪湖战役中牺牲。‘骄杨’是指毛泽东的爱人杨开慧烈士。她在1930年红军退出长沙后,被反动派杀害,她是李淑一同志的好朋友。”
“我失骄杨君失柳”,毛泽东追念的不仅是杨开慧,还有战友柳直荀。烈士牺牲后,忠魂在月宫中受到吴刚和嫦娥的热烈欢迎。“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革命胜利的消息从人间传来,两位忠魂激动万分,欢欣鼓舞。“泪飞”,既有烈士忠魂因为反动派被彻底推翻而欢喜的热泪,有仙人们为烈士飞洒的同情之泪和喜闻人间天翻地覆的庆贺之泪,也有作者本人和人民群众欢呼解放的幸福之泪。
毛泽东运用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手法,通过奇特而瑰丽的联想和想象,以最精炼的语言和最深厚的感情,表达了对革命先烈的深切悼念和崇高敬意。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