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一九五四年的蝴蝶胸针》

奥黛丽赫本

作者:朱砂
朗诵:马贵祥、王霞

一九五四年的蝴蝶胸针

他是一个绅士,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有着雕塑一般坚毅的轮廓和刚直不阿的个性。他举止优雅,气质谦和,纯净的眼神像一个庄严的传教士。他能将笑容演绎得让人心动,柔肠百转而又分寸在握。他是全球数以千万计女人们的梦中情人,他的生命里有无数俏颜佳丽走过,却没有出现过一次绯闻。在过去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光里,他一直被全世界的影迷们作为偶像与道德榜样崇拜着,他的名字叫格里高里•派克。

奥黛丽•赫本是一个天使,出身名门,会讲五国语言,举止优雅得体,气度非凡。 她高贵善良,与世无争,柔媚娇羞得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她的性格矜持内敛,却又平易近人。她有着娇美的容颜和如花般的笑靥,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如一泓高原的碧潭,清澈静谧(,楚楚动人。薄如纱翼的翅膀扇动着青春的快乐与轻盈。

纤尘不染的豆蔻年华里,天使遇到了绅士,在浪漫之都罗马的那个假日里,一段尘世间最纯美的爱情悄然萌生。
那个时候的格里高里•派克,已是全世界尽人皆知的的明星,刚刚过完三十六岁的生日,而当时的赫本却只有二十三岁,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孩儿。她是派克的影迷,对他有着近乎痴狂的崇拜,当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她甚至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格里高里•派克也是如此。 看到奥黛丽•赫本的第一眼,他的心忽然就动了一下,一股异样的情愫从心底悄然涌起,感情像海潮刚刚退去的沙滩,柔软而温润。眼前的女孩儿,敏感而脆弱,不为人知的心事蕴藏在美丽的大眼睛里,安静而忧伤,让人陡生怜爱。那一刻,他分明感觉到了一个微妙阶段的开始。那场戏里,他们分别饰演男女主角,忙里偷闲时,两个人便到河边散步,涓涓流淌的河水窃听着这对人儿的喃喃私语。

派克喜欢看着她,眼神里蕴满了可以让人融化的怜惜。她也喜欢和派克在一起,听他说话,看他微笑。偶尔,她会将自己冰冷的小手放进他宽厚的掌心里,感觉着来自这个敦厚男人的温暖。那个时候, 格里高里•派克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他多么渴望得到赫本的爱情啊,可是,他不是个善于表达的男人,看尽了世事沧桑的他已经习惯了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掩藏在波澜不惊的表情之下。

她爱派克,可是,赫本不敢说。她很清楚,身边的这个男人,他是别人的丈夫,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幼年时破裂的家庭阴影以及她所受的教育让她对他望而却步,善良如天使般的她怎么忍心让自己心爱的翅膀沾染上别人濡湿的记忆?!那个夏日,她的爱,在他的笑容里,一次又一次热烈而绝望地盛开。许多时候,一朵矜持的花,总是注定无法开上一杆沉默的枝桠。于是,一段故事在那个夏日戛然而止,再也没有后来

《罗马假日》的公映,让奥黛丽•赫本一夜之间从一朵山野间羞涩的雏菊变成了镁光灯下耀眼的玫瑰。很快,赫本有了爱情,梅厄•菲热,好莱坞著名的导演、演员兼作家。她很欣赏这个男人的才华,希望梅厄的职业可以带给她更大的成功。 果然,那一年,奥黛丽•赫本的事业和爱情双双丰收,她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并且,和梅厄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格里高里•派克参加了她的婚礼。他还是那样温厚而宽容,用平静的微笑应对着眼前的一切。没有人知道,他不露声色的外表下,掩藏着的是一种叫做无奈和认命的东西。作为礼物,他送给了赫本一枚蝴蝶胸针。那是一九五四年,爱情于他和她,是开始,也是结束。 那个时候的派克,天真的以为自己一转身,便可以躲过千万次的伤心,可是她却不知道,如此,也便错过了一生的风景。她结婚后不久,他便离了婚,然后又结婚,再次成为了别人的丈夫。

想来,男女之间的交往确实是很玄妙的,从友情到爱情仅一步之遥,但从爱情回到友情,却仿佛要经历千山万水。试问,尘世间,当爱情华丽转身,还有几个人能心怀坦荡地重新摆友情的宴席?是,他们做到了,凭借着对缘分的尊重和对友情的信仰,两个人将千山万水的距离浓缩成咫尺天涯,将所有的爱与情埋藏在了那个夏天的《罗马假日》里。 梅厄的移情别恋,给了渴望一份爱情至终老的赫本一个致命的打击。她离了婚,后来,又结了婚,又离了,再后来,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从她的生命里,兜兜转转,走近又走远。四十年的光阴里,一成不变地陪在她身边的,只有那枚蝴蝶胸针。

无数次,赫本给派克打电话,说到伤心处,忍不住泪雨涟涟。派克轻声安慰着她,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没有人知道,于他而言,她的每一滴眼泪,都如一枚跌落的彗星,刺入大海的心房,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已是铁马冰河般的汹涌。      赫本至死都不知道,从他遇到她的那一天起,她便一直是他生命里的月光。日日夜夜地,灿烂在他心灵的最深处。

一九九三年一月,天使飞回了天堂。派克来了,来送别她,看她最后一眼。彼时,派克已是七十七岁高龄,拄着拐杖,步履蹒跚。 花丛中的赫本,微阖(he2)着双眼,像一株夏日雨后的睡莲,纯洁而安静。岁月蹉跎了她的容颜,人们看到的,是美人迟暮的悲凉。而在派克眼里,她依旧是那个娇小迷人,眼里流溢着无限哀伤的女孩儿。他轻声地唤着她,她却不回答。她听不到了,永远听不到了,白发苍苍的派克久久无语地看着她,老泪纵横。

送别她时,派克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棺木,嗫嚅着:“你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 派克终于说出了埋藏在心底的那句话,那是她一生都想要的,可是,它迟到了,迟到了整整四十年。此时的他亦不知道,过往的岁月中,她一直将自己的头深深地低进尘埃里,可至死,她还是没能等到与他携手的前世今生。

作者简介

朱沙—— 作家、画家,记者。著有小说作品集和诗集,小说、诗歌、散文等作品散见于《山东文学》、《山西文学》、《绿风》诗刊、《万象》诗刊等国内外专业文学期刊。诗歌在《中国作家》征文中获奖。文学作品集馆藏于国家图书馆和各省市自治区图书馆(西藏、海南除外,江苏省为南京图书馆)。 书法以行书和草书见长,曾临摹颜真卿、米芾、苏东坡等书法名家的作品,在吸纳古人技法基础之上,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与特色。篆刻作品在崇古之中融入丝丝缕缕现代气息,刀法朴拙。有作品在国家级报纸发表。书法作品署名“小石”、“冀州小石”等。

朗诵者简介

霞光之声

霞光之声,原名王霞,教育工作者。喜欢在朗诵中沉淀自己,陶冶自己,升华自己。

您可能还喜欢...

2 条回复

  1. Awy春鹏说道:

    两位老师的这篇作品里有几个错字:绯(一声)闻,陡(dou)生,玫瑰(轻声),并且(三声),不露(lu)声色,结(二声)婚,泪雨不是泪水,两位老师还有几处重音处理不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