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那条河吗 顾城

《还记得那条河吗》
作者:顾城
还记得那条河吗?
她那么会拐弯
用小树叶遮住眼睛
然后,一言不发
我们走了好久
都没问清她从哪来
最后,只发现
有一盏可爱的小灯
在河里悄悄洗澡
现在,河边没有花了
只有一条小路
白极了,像从大雪球里
抽出的一段棉线
黑皮肤的树
被冬天用魔法
固定在雪上
隔着水,他们也没有忘记
要互相指责
水,仍在流着
在没人的时候
就唱起不懂的歌
她从一个温暖的地方来
所以不怕感冒
她轻轻呵气
好像树杈中的天空
是块磨砂的玻璃
她要在上面画画
我不会画画
我只会在雪地上写信
写下你想知道的一切
来吧,要不晚了
信会化的
刚懂事的花会把它偷走
交给吓人的熊蜂
然后,蜜就没了
只剩下那盏小灯
诗歌赏析:
这首诗就像是诗人写给好友的一封信,给好友说一说近况。
嗨,最近是否安好,你还记得吗,我们之前见的那条河,蜿蜒曲折,抓住一片落叶,像是在屏住呼吸玩躲猫猫的孩童。那天我们走了好久好久,从白天到黑夜,都没有走到源头。最后月亮都出来了, 倒映在水上,像是一盏小灯,在河里一晃一晃的洗澡。
现在啊,已是冬季。河边的小花都变成了妈妈,生出了好多孩子,陪她们在土地里熟睡,我想她们明年一定会拥有最灿烂的笑脸。你知道吗,就那条我们曾相互追逐的小路,落满了雪,白的耀眼,他也变的更细了,像是一条棉线,我走在上面,就像杂技表演家一样,功夫了不得。回头望去,一串串脚印–踏实。岸边那些树的脸更加黑了,雪儿都看不下去了,着急的给他们搽了粉,那暴脾气的树就不乐意了–我堂堂男儿之身,怎能搞那些女孩们的胭脂水粉呢,太不像话了。雪儿一听,也来了脾气,于是他们俩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我笑笑说,你们可有得好吵的,冬天可“坏”着呢。当然这一切也都落入了河的眼中,算是给河无聊的生活中增添一些乐趣吧。
河水可精着呢,现在的她还没有向冬天这个“坏人”屈服,还很活泼。偷偷的就唱起了歌,这么冷的天,我都已经裹上厚厚的棉衣了,河还是以前的装扮,她说妈妈的怀抱很温暖,所以不怕感冒,我有些羡慕。 她调皮的呵着气,像个画家一样在空中作画,她的画板可真辽阔。
可是我不会画画,于是我在雪上写下想给你说的话,写上你感兴趣的事物。你要快点来,不然等到雪儿离开了,这些信,都会被醒来的花儿们化成蜜。再过一段时日,那吓人的熊蜂就会来夺取,你就看不到我的爱了,只剩下那一轮明月。
本诗语言轻快活泼,就是在给好友讲所见所闻,让读者身临其境。在诗人的笔下,小河,花儿, 树儿,落叶都变的可爱美好起来。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