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或以梦为马)赏析 海子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藉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土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 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 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马儿 一命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日”——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1987
选自《海子诗全编》海子著 西川编
上海三联书店 1997年2月出版
配图:挪威表现主义画家蒙克 太阳
海子的代表作《祖国或以梦为马》赏析 作者:大喜
诗人海子已经成为当代诗歌一个独特的现象,海子在1989年3月自杀身亡,他生前名气并不大,他死后,他的好朋友,年轻诗人骆一禾和西川带着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推广海子的作品,骆一禾随即因为疲劳过度和情绪激动突然病发,追随海子而去。西川历时三年整理海子遗稿,当我们读到厚达900多页的海子全集,我们难以想象,这是6年时间里构思写作的,海子仿佛一颗急剧燃烧的流星,光芒四射而短暂地划过天际。1980年代是一个理想主义的时代,海子的死,非常巧合地和这个时代的落幕同时发生,海子的诗逐渐受到大众的喜爱,这在1990年代走了一个缓慢上升的曲线,随着他的诗入选中学语文课本,海子终于成为具有全民性声誉的诗人。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海子的代表作《祖国或以梦为马》,这首诗足以代表整个80年代的时代精神,1993年出版的一套重要的诗歌丛书,其中新生代卷就用以梦为马作为书名。
这首诗并不难懂,这首诗继承中国古代诗言志的传统,是一首抒发诗人平生志向的诗,这首诗有两组对立关系物质—精神 短暂—永恒,整首诗围绕这两组关系展开,“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这里远方是指代,是指精神层面更高的追求,是卢梭名句生活在别处里的别处。儿子是永久不变的血缘关系,而情人是短暂不稳定的关系,这就为诗人对待物质和精神的态度定下基调。第二节出现了一个新的意象“火”,这是诗人心目中崇高伟大的诗歌,为了追求神圣的“火”,诗人展现了其九死犹未悔的气概。
第三节用了象征的手法,比较不容易理解,诗人追求的诗,是一种打破传统的全新的诗,也就是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诗人相信,“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去建筑祖国的语言”,这可以理解成后来的诗人的写作都要受到海子的影响,去写他追求的那种全新的诗,也可以理解成后来的读者都要受到他的影响,去阅读全新的汉语诗歌,这两者并不矛盾,书写和阅读才能共同组成完整的诗。今天,这句豪迈的诗句已经成为现实。
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雪白的柴,坚硬的条条白雪,这三个意象让人想起冰肌玉骨里的玉骨,指的是诗人高洁的人格,诗人将自己当作祭品,陈放在永恒之前。
前面四节,如凤凰翱翔于九天之上,有一种昂扬向上,一往无前的气势。
56两节,节奏舒缓下来,在伟大的永恒面前,诗人感叹着自己短暂的生命,想象自己身后。我的朋友诗人卧夫生前专程到海子的故乡,默默地修葺了海子的墓,满足了他这个愿望。
最后三节,情绪再度激昂起来,这首宏伟的交响曲到了最后的乐章。第七节,诗人在死亡千年之后,再度降生于祖国,这里我的理解,海子不是这一次,他将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最后两节画面感很强,仪式感很强,是新神降生,旧神退位画面。最后两节写的极其精彩,在高不可攀的顶峰不可思议地再度推进,终于在辉煌灿烂的瞬间戛然而止。
现在距离海子的死,已经过去30多年,这些当时看来有些狂妄的诗句,也在逐步实现着。只要汉语言依然存在,只要中华民族喜爱诗歌的传统没有断绝,那么海子的诗就会一代代流传下去。这颗流星就将成为恒星,永远照亮诗歌的天空。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