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明月山·嫦娥的故乡》

明月山

作者:朱剑玮
朗诵:朱剑玮

月朦胧鸟朦胧,晚风叩帘胧,山朦胧树朦胧,秋虫在呢哝,花朦胧夜朦胧,湖水映月中,灯朦胧人朦胧,但愿同入梦,听着经典的歌声,把歌词稍一改动,月光里的歌声把我带到明月山中。

山上有个月亮湖,山下一个月亮湾,这里是情爱之山,浪漫之山,这里是意境的殿堂,这里是嫦娥的故乡。

夜幕下,沉浸在溶溶月色中,明月山,不仅仅在江西宜春,还在每个人的心上。

月轮如盘,晓月如勾。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似女人善变的心思,扑朔迷离又温柔如水。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这是《诗经》中对月亮的吟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是李白仙学思想浪漫的创造。“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是王维笔下清新的月亮。“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这是杜甫一轮思乡明月。

月亮雅号金轮,玉轮,银盘,玉盘。满月如盘如轮如镜。

诗意氤氲的月亮,不仅挂在深蓝的夜空,还挂在古典诗坛的上方,更挂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余光中在《忆李白》中写道:“酒入豪肠,七分化作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了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李白写尽了多少温婉的月光,望月、思月、呼月、邀月、问月、醉月、赏月、弄月、梦月,让多少人漫步月下,与诗人共醉一轮明月?
韩愈、郑谷、陆希声、张商英、辛弃疾、黄庭坚、朱熹、徐霞客、等许多历史人物都曾游览明月山水,他们或参神祈雨、或挂冠归隐、或寻幽探源、或访友讲学、或考察山川地貌。

唯独李白没有在明月山落笔。

被玄宗皇帝敕赐的闲散逍遥学士李白所到之处,官府支付酒钱,文武官员军民毋得怠慢,李白到处游山玩水,在各处都留下了诗作,让山河大地生光,当他与杜甫登上黄鹤楼时,诗兴大发,正想题诗留念,忽见楼上一诗在晚霞中大放异彩,那便是崔颢的《黄鹤楼》,只这一次,李白被这首诗浑然天成诗作折服,发出‘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感慨。再有,就是对明月山不忍题诗,是怕人间不应留下这仙府的清幽吗?

苏东坡‘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既有对明月的向往之情,又有对人间的眷恋之意,让我们陶醉不已。

在讲述故事的同时,诵读清幽的诗句便是最美的文学了。

是诗中有画?还是画中有诗? 无论是月圆是画,还是月缺是诗,月就是诗之魂,月就是画之魄。

近水楼台,彩云追月,一缕白月光洒在林间,从林梢倾泻,归巢的鸟儿从梦中苏醒,阵阵呢喃,山涧潺潺溪水,泉水叮咚叮咚,这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神奇世界。

月亮皎洁,一尘不染;月光如水,倾心而泻;明月似镜,映照我心。山水含灵,相辉相映,奇峰险壑、温泉飞瀑、12座山峰,是天然阵法,孕育灵气。行在流云上,山中披霞挂彩,云雾朦胧,水色溶溶。

这里是仰山古庙的香火之地,两条神龙在此护卫,林风携梦轻,碧云满地,大半轮华月高耀天心,在月亮湖水岸边而行,这里是嫦娥的故乡,宛如月中仙子的清虚玉府。

所以这里的月、这里的云、这里的湖水名字最美,月亮河,月亮湖,月亮湾,狮子峰,拜月台,星月洞,云谷飞瀑、状元河,这里传说最美,因为月老常临。

这里植被茂盛,空气负离子含量高达每立方厘米7万多个,是国家标准的35倍,是“天然氧吧”。

这里竹海万顷,云雾缭绕,云中草原,奇花异树,古木参天,壁立千仞,深壑幽谷,兰若古村,千年梯田;温汤沐浴,氡泉禅修。 仿

平步青云,来到梦月山庄,瑞庆塔禅风庆瑞,玲珑、鱼鳞、飞练,从名而知其特色,瀑布常在烟霞中,水花总与云霓游”。

山上有石,夜光如月。唐代诗僧齐已诗云:“山称明月好,月照遍山明。”石洁如白雪,光照数里。上有仙坛,山顶有奔月石、蟾蜍石等景点。

美玉原是石髓所结,所以璞在石中。髓可结成玉,玉可化为髓,蚌珠见月而化为津。物物皆有相感之处,非寻常人所能测识者。月之美大家熟知,月之功少有人能识,魏晋时葛玄、葛洪先师曾先后在这里的集云峰修仙炼丹。富硒温泉水沐浴着月光,神奇之水滋养了女性娇美的雌性与身姿,更赋予女人独立而超然的灵性。

“九朵莲花”的状元重桂府,寿字碑‘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若能尊此语,万世尽嘉祥’。

从人文历史中回到现实生活,明月广场相遇、荷塘月前相识、咏月碑林相知、竹林月影相约、晃月桥上相牵、抱月亭中相恋、浸月潭边相印、月下老人相系、拜月坛上相誓、梦月山庄相拥,真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明月处处有,此山月最明。

山水是有雌雄的,把男人的品格赋予了山,女人的品格赋予了水,山的高大雄壮巍峨,男性居多,阳光刚强,泰山之雄,华山之险,嵩山之峻,青城山之幽,似乎泰山是一位武林盟主,嵩山是一位武林掌门,昆仑山是群山之祖,青城山出修炼之仙,如果让我来用两个字来概括明月山,那就是柔美。

在烽烟滚滚,战马嘶鸣,武力争霸、男性为尊的时代,明月山,似乎默默无闻,她是那样的美丽绝世,如果山和山恋爱的话,我觉得华山和明月山是一对江湖侠侣。

要证明自己真实的本领,一定要去华山论剑,成为了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那样的江湖五绝,可以不去桃花岛,但一定要来明月山。

几多兴亡,几多沧桑。每隔两千多年会进入一个大星座的时代,以前是双鱼座时代,现在水瓶座时代。

天体移位,男女的关系和能量场也发生了变化,做事的规则也不同以往,明月山的柔美时代来临了。

瀑布群飞,竹海万顷,来,在拜月坛下许愿,看,七色彩虹,赏狮子峰上的那轮明月。

朱建伟

2019年 文

朱剑玮文化产业策划

北京作家,朱建伟 字圆玉,号玉音阁主人,北京玉音阁影视艺术中心,总经理、主任, 史笔撰稿人, 中传媒大学播音系,中央电视台著名配音演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篇小说连播组、台标声。表达能力优、写作文笔佳,通易经思维后开始用文字传播思想。 研究字源学、上古文化。 制片人、舞台情境剧编剧、演诵。 中国乡村作家、北京海淀作协会员 。主体文化高产编剧,博通经史,易经、医学、艺术合一,创,编,演,教四位一体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