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信仰的权利》

长征,三军会师

信仰的权利

——致哈里森·索尔兹伯里

作者:吉狄马加
朗诵:王余昌

我当然知道,你曾经说过,
中国工农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是前所未闻的故事。

你也曾重复过埃德加·斯诺的话,
长征永远是人类历史上——
最激动人心的一次远征!

其实用不着你再去证明,
因为长征毫无疑问是二十世纪,
改变了世界进程用血和生命谱写的壮举。

尽管这样,我对你那力求真实的书写,
始终抱有极大的钦佩和尊敬,
因为你是其中一位超越了偏见,
用另一种文字记录过长征的人。

但是,原谅我——
在这里我没有把长征说成是一个神话,
如果真的是那样——
那将是我们的浅薄和无知,
同样我们的内心也会感到不安。
是的,朋友,这不是神话和传说,

那是我们的父辈——
为了改变一个东方古老民族的命运,
所付出的最为英勇壮烈的牺牲。
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
都没有看到那个动人心魄的未来,
直到今天我们也无法全部说出他们的名字。

八万六千名战士——
绝不是一个数字冰冷的统计,
潜入他们的血管,我们能听见,
每一条汹涌的河流穿越大地的声音,
他们的每一次心跳和呼吸,
都如同黎明时吹过群山和原野的风,
在最黑暗的年代,让号角吹出了火焰和曙光!

哈里森·索尔兹伯里——
正如你在书中记录的那样,
这次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的重大事件,
最终只有六千多人活了下来。

但是,但是,索尔兹伯里——
我相信你对这个事件做出的记录,
但你仍然没有回答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这一群不惜牺牲的男男女女,
是什么力量支撑他们走出了绝境,
又是何种精神,让他们相信明天还会来临。

可以肯定,他们优秀的品质不是天生的,
作为人他们都是普通的生命个体。
同样,需要我们回答的还有——
是谁?将这一群人铸造成了英雄,
成为了这片苦难的土地上自由的象征。

是的,面对这样一些问题——
我们必须回答,永远不能回避。
无论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去追问,
逝去的岁月和沉默的时间,
无论我们是不是——
在今天这样一个喧嚣的世纪,
已经淡忘了民族记忆中最宝贵的东西,
我们都必须回答这个严肃的问题。
对于我们今天活着的每一个人,
回答这个问题,或许不是命令和要求,
但它却是对我们良心的拷问。

哈里森·索尔兹伯里——那我告诉你,
是磐石和钢铁一般的信仰,
才让我们的父辈创造了超越生命的奇迹。
否则,他们中的一些人,
就不会抛弃优越的生活和地位,
去献身一种并非乌托邦的崇高事业。

这个队伍的基础穷苦的农民子弟,
也不可能被锤炼成坚定的战士。
对这样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
我当然相信,也是作为一个诗人预言,
再过一百年,再过一千年,
它仍然会是一个民族集体的记忆。
到那时候我们的后人——
也一定会为他们的先辈肃然起敬。
如果在今天我们生活的时代,
还有什么可传承和值得自豪的权利,
那就是我们父辈留给我们的——
信仰的权利,而绝不会是其它。

难怪有一位幸存的女革命家这样说,
要是我们背弃了死难者的理想,
就是多活一天,也是一种罪过!

注:哈里森·索尔兹伯里(1908—1993),美国著名记者、作家,曾任美国文学艺术学会主席,全美作家协会主席。著有《列宁格勒被困九百天》《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等作品,闻名于世。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