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 帕斯捷尔纳克

大雪纷飞,覆盖了道路,屋顶上积雪越来越厚,我正巧出门活动双腿,却看到了你站在门口。独自一人,身穿秋装,没戴帽子,也没穿套靴,口中嚼着潮湿的雪片,只为了能使激情冷却。一棵棵树木,一道道栅栏,全都在远处的烟雾中隐没,你全然不顾皑皑白雪,孑然一人偎依在角落。融雪从你所戴的围巾,顺着衣袖湿到了袖口,还有一滴一滴的露珠晶莹地闪烁在你的额头。一绺浅黄色的头发映衬着你的脸膛,你的容颜和围巾,还有你的一身秋装。你的眼中饱含着惆怅,雪花浸湿了你的睫毛,你的整体形象协调匀称,仿佛一气呵成的玉雕。好像是用一块铁材在锑中浸蘸成合金,然后在我的心田印下你的形象的刻痕。于是我心中永久留存你的这些温柔的特性,因此无论世界多么残酷,也算不了什么事情。于是最好让这一雪夜整倍整倍地伸延,我再也没有能力在你我之间划清界限。哪怕从这些消逝的岁月留下的只是流言蜚语,可我们那时已不复存在,谁知你我,又来自哪里?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