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平息之后 作者采薇人 朗诵海韵

风吹透了谁得衣衫?从尖啸、嘶哑,到无声无息。
雪掀动了谁的衣角?堆砌成高山、沃野,还有珊瑚般的玉雕玲珑,独失了刀斧的刻痕。
当一场暴风雪骤停之后,风像一位耄耋老人之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只余下一脸素色的迷茫。那苍白挂在树上,堆积在屋顶,弥漫在所有暴露的地方,所有可以钻入的地方。皓白的大地,静默成一块千年古玉,抹平了历史所有的足迹。世界停止了呼吸,冰冷成一串雾状的哈气,定格在这最后的冬季。
我却将这雪覆的世界看作是一方上好的琥珀、一块云雾般神秘珍奇的蜜蜡,尽管它包裹和密封了远去的历史,但即使是千万年过后,仍让后人透过封签,与远古零距离的对视。
月亮出来了,她的脸色若雪。雪则将月光折射成原始的懵懂,寻不见曾经的脚步。
被雪压折的树枝,被月色放大了声响,惊得小松鼠从洞口探出头来,询问世间的究竟。
远处一盏灯燃亮了,又一盏灯燃亮了。如同一束束猎猎燃烧的火把,暗夜里温暖着大地被冻僵的心。
岁月被深埋在雪里,在季节的拐角处安睡。其实另一个季节也在雪里,它正在勃然苏醒,那便是春。只是,当暖阳融化了积雪,当春风吹绿了田野,当稻菽染黄了阡陌,谁还会记得那场浩浩荡荡、铺天盖地的雪?还有那场奔走呼号、疾行如飞的风?
其实记不记得又有何妨?只要生如风、洁若雪,只要这个世界我曾经来过、潇洒走过;静不静默又能怎样?即便是“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只要尝过心跳加速的滋味,只要曾经搅动过一番天地,只要用大手笔在这世上泼墨书写过、耕耘过,便此生无悔,逝之无憾。
这应该是最后的一场暴风雪。左脚尚踏在厚厚的冬季,右边的足印已经踏响萌动的早春。
人生就这么简单,如斯,如一场风雪。是风雪就总有停歇和融化的时候,我们需要做的,是要向这最后一场风雪行注目礼。然后面带微笑,去迎接一个叫做春的呱呱临盆。

艺术家简介
海韵
海韵 (朗诵者)

青岛海韵之声,喜欢用声音诠释文字的深邃,忧伤,唯美和浪漫。

朗诵网指数:热度 [35.1万],亮度 [685],密度 [514]
我要打分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