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小汐散文《留白》

作者:凌小汐
朗诵:郎郎乾坤
制作:Lotus

留白

闲时翻书,遇见南宋马远的《寒江独钓图》。整个画面寥寥数笔——茫茫天地间,仅一孤舟,一钓叟,几点水纹。除此之外,满卷皆虚空。

整幅画落在眼里,全是清寒之意。

想来那作画的人,将笔墨收住,又将境界铺开了。这观画的人,一点点地,循着深深浅浅的墨痕,循着升腾的幽寂之气,心中的山水,也一点点地跑出来了。那跑出来的,全是自己的山川、自己的流水、自己的巍峨俊秀,空山俱寂,自己的烟波浩渺,水月俱沉。

这是留白。悠然一境,不许尘侵。无胜于有,方寸天地宽。真是合我的意。

像读一首诗。文字之外是意境的张力。心中起伏激荡,偏又说不到那恰到好处的话,甚微甚妙。只余叹息,与此深味。

听一首曲子,听到那一层微微的巫凉之气,萦绕在眉睫上。

我听不懂,但也无须懂。像我在黄昏里的山村洗头,一盆清水,一寸一寸地搓着头发,心是惆怅的,也是明净的。那时间里的留白,我也是不懂的。但我晓得,它正一寸一寸地匍匐在我湿湿的头发里,萦绕在微微的雾气中。

像在雪夜,与一个人静静相对,坐到更深了,就一起去看雪。雪花一片片地落,落在树枝上,发出微微压枝的声音;落在暖暖的脖颈里,一点点地,在皮肤上化掉。雪后,残月升起来,就在月下沉默地点烟。视线之内,除了白,还是白。烟头在清虚冷寂的空气中一明一灭。两颗心,怦怦跳着,却静到了极致。

忆起十几岁的时候,心里藏着一个喜欢的人。学他的样子,临摹他的字迹,闻他用过的书本,却始终拒绝和他说一句话。不能说出,也说不出。

这样的喜欢,是要用来藏的——它只属于自己。原来这一份留白,一直在体内,一直在青春里。清凉、寂寞,且盛大。纷繁错杂的生活中,何尝不需要留白?日日相对的两个人,观望着日益堆积起来的疲惫,呼吸着相互纠缠过的空气,便有了渐次而来的窒息之感……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那么,为何不多留出些空间,给对方,也给自己?有些话,不说,比说了好。有些事,不做,比做了好。太浓腻了,也就禁锢了,也就乏了。如画,笔墨过于多了,整张纸就废了。亦如月,过于满了,又该缺了。

盈盈然即可。给彼此一个新的天地,让心憩息。

繁花落尽,绿意渐深。有无声的风,托住了夜空。喧嚣与人语,绕行至云深之处,蓦地绝尘而去。几点星光,眨着眼,似在聆听。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这是岁月的留白,已经铺开了。

艺术家简介
凌小汐 (作者)

凌小汐,湘女,青年作家。文章被“人民日报”“十点读书““慈怀读书会”等媒体推荐。她的文字温暖,清醒,走心,可为你剥开现实的糖衣,也能陪你找到内心的光亮。已出版作品:人物传记《徐志摩传》《杜拉斯传》;散文随笔《花间十六拍》《致我们终将逝去的爱情》;暖心励志故事集《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朗诵网指数:热度 [152],亮度 [152],密度 [1]
郎郎乾坤 (朗诵者)

郎郎乾坤(本名:郎明传),英语高级教师,英汉双语播音,多家公众平台主播,曾获市级广电局主办的播音大赛一等奖。

朗诵网指数:热度 [4.2万],亮度 [688],密度 [62]
lotus (配乐制作)

Lotus (本名贺春莲),来自于湘西苗族山寨,现供职于广州某医院的一名医务工作者,文学爱好者、音频视频制作发烧友。

朗诵网指数:热度 [4.2万],亮度 [682],密度 [63]
4/5 - (2人喜欢)

您可能还喜欢...

2 条回复

  1. lotus说道:

    谢谢主编,收到了。祝您工作顺利!

  2. 荔非苔说道:

    @Lotus, 您和朗朗乾坤老师的最新头像已全站更新。后续发文末尾不需要增加照片。通过文章标签:“ lotus”,“郎郎乾坤”会自动关联个人简介信息。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