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集《优美的爱情散文》第五章 《 春天以爱的名义召唤》

春雨

作者:吕晓飞
朗诵:伟大的战士

春天的第一场雨来临了,它是在清晨飘落的,那种潮湿的气息,润泽了雨中的一切。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条像泪痕一样的印记,从对面的楼房顶上向下滴落。先是“滴答滴答”的,而后就像如注的水流,路上的行车,从水洼里疾驰,那种从水中溅过的声息,打破了雨中的宁静,把一个初春下雨的清晨叫醒。

窗前的那些树,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动静。只是树叶刚刚发出了嫩芽,地上的雨水已经被不断落下的雨丝激起了水泡,而那些树却不能发出那种“噼噼啪啪”的声响回应。即便是这样,也不能削弱第一场春雨带来的轻快与惬意。那些雀儿不知躲在什么地方,往日叽叽喳喳地嘈杂声隐去了,偶尔传来一两声叫唤,也似乎有点懒洋洋的。断断续续的“唧、唧”的叫声回响在雨中,那些雀儿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对谁描述着什么。我似乎能够感觉得到,它一定是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雨丝不断的坠落,茫然的不知朝哪个方向飞去。

窗户玻璃上,先是一个个晶莹水珠,随着雨丝的急密,渐渐地聚合了起来,然后就被感动成一片水雾,挡住了视线。推开一扇窗,一股寒气就像是期待了好久涌入了空间,我经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可是眼前清亮的一切,让心情立定,渐渐地适应了由温暖向寒意变迁,又由寒意向惬意转变的落差。房间里一夜的浊气,不断地被潮湿的清新的空气冲击,一下子,好像所有的空间里都拥有了春天的气息。那些沉寂了一个季节的灵感被召唤了,人们眼中那种淡漠的无所谓的神色,终于被这春天的第一场雨所打动了。

那些沉寂了一个季节的灵感被召唤了,人们眼中那种淡漠的无所谓的神色,终于被这春天的第一场雨所打动了。春天,以爱的名义向所有的生命发出了召唤。我所钟爱的那些杏花完全绽放了,那种雪白的花朵,在雨中格外醒目。与旁边的那些还未曾发芽的槐树,皂角树相比,它就像一个天使,在雨中不断地颤动着那些舒展的羽翼,把春天的爱播撒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清晨。有人说,那些杏花是春天妖娆的媚娘,

而在我的眼里,它的确是春天爱的使者,由于它的轻歌曼舞,把一个充满了诗情画意的世界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它点缀着春天,也点缀着我们的心情。虽然它的花朵是那么简洁和朴实,可是它依然是春天最火热的恋情,诉说着一个春天的故事。一场如火如荼的恋情过后,把一个个喜悦的果实送入我们的心田。

居所前的小花园里,那些冬青已经渐渐地返青了,雨丝不断地冲刷着沉积了一个冬季的尘埃,那种深沉的表情略显隘板,似乎渲染了春天的寒意。即便是这样,那种绿还是春天最抢眼的颜色,我总是喜欢它那样理性的形象,它总在园丁的剪刀下,把那些突兀的情绪抛却,永远是一种积极向上和英姿勃发的仪表。

可是那些小草儿就不同了。那些天,和煦的阳光不断地轻抚着它们的脊背,在它们的耳边轻唤。它们只是懒洋洋的、三三两两的不断从地下探起头来,懵懂的看着外面的世界,任凭春天的风和春天的沙尘拽紧了耳朵,也不肯从梦中醒来。今天的一场春雨,让这些春天的精灵活泼了,它们涌动着,它们喧闹着,从地上爬起来,把心中所有的梦幻向春天诉说。它们虽然拥有那些稚嫩的情感,生命的空间里却回荡着它们最动人的表白。它们是大地母亲的孩子,也是春天最动人和最忠实的朋友。

院子边,那些篱笆墙上爬满了爬山虎枯萎的枝蔓,在经过了一个冬季的风吹日晒之后,它依然是那样坚忍地、忠实地坚守着自己的领地。虽然,爬山虎的生命充满了动感,可是在这个初暖乍寒的季节,它还是谨慎的小心翼翼地伏在墙头,等待着寒意的最后溃退。春天的阳光,以它庄严的承诺并没有消除它的疑虑,可是今天的一场春雨,却在墙头上吐出了爬山虎最深沉的心声,那几片嫩绿的叶子,在细雨中颤动着,飘曳着,与那些枯萎的枝蔓相互辉映着,那种景致需要用诗的语言来描述。

许多年以来,我喜欢柳树,尤其喜欢春天刚刚发芽的柳树。那种像雀舌的叶儿,还有那种风姿绰约的身姿,总是能够点亮我心中绿色的渴望。可是今天雨中的柳树却震撼了我,在它面前,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在雨中垂落的柳丝上,聚集了春天的一切魅力与内涵。那种低眉颔首的神情,好像在凝思着什么,又好像在寻找着什么。那种轻盈和浪漫的情调似乎不存在了,那种直逼感官和心灵的嫩绿,似乎都被削弱了。褐色的树身显得无比的坚定,那些经过一个冬天的柳枝,似乎有点稀疏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运用而生。这种情形有一点凝重和肃穆,和我心目中曾经对它那种感性的认识,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此刻,我到怀疑起自己来,不知道它究竟是理性多于感性,还是感性大于理性。在描述它的情景时,好像已经找不到我曾经对它有过的认识,竟然不知道要在什么地方落笔。

单位门前的马路上,有两排白杨树。在今天的雨中显得格外的挺拔和温和。白杨的那种形象,一直在矛盾的那篇《白杨礼赞》里树立着。在那篇著名的散文里,白杨是那么的理性和坚强,是一个冷峻男子的形象,是一个北方农民的形象。在那个艰苦和英勇的年代里,白杨在那篇文章里承担了一种厚重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它在矛盾的笔下激励过无数的人,几乎成了北方那个年代的精神象征。度过了那个岁月,经历了半个世纪以后,白杨依然在我们的生活中间存在

可是,《白杨礼赞》的作者似乎是白杨身边的匆匆过客,他只看到了白杨坚强和韧性的一面,而没有看到它所拥有的全部。我们这些与它朝夕相处的人,在日子的推移中,看到了它所具有的一切品质和心境。今天的白杨就显得格外的娴静和恬淡。与所有绿色植物相比,白杨虽然发芽了,可是叶的颜色却不是那样的翠绿,在雨丝的敲打中纹丝不动,保持着一个优雅的姿势。蜷曲的树叶有一种朦胧的感觉,那种韵致倒有几分俏丽,白杨一如衣冠楚楚的绅士,那些树叶倒像是这位绅士西服上装饰的绢花。那些淡青的树身,与这树叶相比,是那样的协调和雅观。那种健康的体格与乐观的精神状态,述说着一个时代的变迁。

在这个春天,飘落的雨丝中,黄土的厚重和单调被忽略了,戈壁的苍茫和悠远被淡漠了,点亮眼神的是这些春天的生命,它们以各自的情怀和姿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我们在感知这些生命的同时,却被这些生命所鼓舞和震撼。春天,以爱的名义向所有的生命发出了召唤。这种召唤,就在这雨丝坠落的瞬间抵达了所有的生命空间。

伟大的战士

我是一名声音爱好者,从小喜欢读书朗诵,一直梦想称为这方面的人才!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