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窗(英)菲利普·拉金 舒丹丹译

当我看见一对年轻人,猜想他在操她,而她在吃避孕药或戴子宫帽,我知道这是天堂,每个老年人都曾毕生梦想——束缚和姿势被推向一边,像一架过时的联合收割机,而每个年轻人顺着长长的滑道滑向幸福,无休无止。我不知道四十年前,是否也有人看着我,
并以为,那就是生活;
不再有上帝,不用在黑暗中
为苦境而焦虑,也不必藏匿
你对神父的看法。他
和他的命运将顺着长长的滑道一路滑行,
像自由的流血的鸟。随即到来的是
关于高窗的思索,而非词语:那蓄含阳光的玻璃,在那之外,是深湛的空气,昭示着虚无,乌有,无穷无息。配图 梵高 在阿尔的艺术家卧室
配乐 巴赫 赋格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